加拿大卑诗省长反对限制外国人置业 寄望下一代

时间:17/10/16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国际

  5月15日电 据加拿大《明报》报道,加拿大卑诗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认为假如卑诗省限制海外买家购买本地物业,将令楼价下跌,但这并非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情况。她又指现时最需要的是助首次置业人士“上车”。

  简蕙芝13日指出,楼价高企,令人难以负担,是很多人关注的问题,但假如卑诗省将海外买家拒诸门外,势将令楼价下跌。

  约翰内斯堡5月7日电 题:南非华人谈参政:遭遇两道坎寄望下一代

  记者 宋方灿

  排队,出示身份证件和注册号码,领取并填写选票,将票投入票箱再由工作人员在手上盖上一个紫色的印记。20多年前自上海来南非发展的何永利完成了自己在南非大选中的投票。走出投票站,他突然轻松了起来。

  何永利的票投给了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这是一个百年老党,是种族隔离制度的终结者,曾涌现了纳尔逊·曼德拉,奥利弗·坦博,沃尔特·西苏鲁等“时代政治巨人”。自1994年南非举行首次不分种族大选以来,该党与南非共产党、南非工会大会组成的三方联盟便一直牢牢的掌握着执政权。

  “这是我个人对这个国家的观点和态度。”身为南非-中国合作论坛执行主席的何永利说,“非国大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草根政党,过去致力于反对种族隔离制度。非国大也可以保持这个国家的稳定,在现阶段南非需要非国大。我感觉这个政党对中国很友好,从老一辈开始就与中国有良好的关系。对华人族群而言,最好的选择也是非国大。”他还指出:“非国大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警察不作为,官员贪腐等问题。不过,这不应该成为不投票或全盘否定他们的理由。”

  在南非大约有30多万华人华侨,不过记者在几个投票站现场看到,参加投票的华人寥寥可数。“南非华人在大选投票方面不是很踊跃。”何永利告诉记者,“南非华人在经济上已经站住脚了,在政治上也应该发表自己的意见。参加南非的大选,是我们在南华人应该表达的政治诉求和行使的政治权利。”

  何永利到南非已经22年,目睹了南非自由20年的全过程。在他看来,南非的民主政治发展较好,选民比较理性,都能积极却和平地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在南非,每个人都表达自己的诉求,无论是出身高贵,还是在社会底层。这方面华人的观念弱一些。”他说。

  为了改变这种现状,何永利五年前与其他几位华人联合南非有关的党政要人,发起成立了南非-中国合作论坛,“论坛初衷之一就是推出华人在国会和政界的一个代言人。”不过,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华人更多只是被拉去参加一些募捐活动,对方口惠而实不至。“我感觉这太低估了华人的力量。”他说,“华人不应该只是捐钱,我们应该有所突破。”

  五年来,整个华人社区也都意识到了参与南非政治的重要性。在本次大选前,作为执政党的非国大在华人社区先后举办了三四次助选活动,吸引了近百个华人社团的积极参与。何永利告诉记者:“华人在参政方面过去不是很积极,这几年情况有所改进。”

  在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来的20多年里,来自大陆的华人仍很难进入南非的国民议会甚至是省级议会,参政任重道远。华人投票比例低,华人精英要从基层一级一级选上去很难,只能寄希望于获得政党的提名。不过这种可能性较小,因为这些政党更倾向于将名额留给本土人才。

  她说,楼价下跌,对首次置业的人士来说是好事,但对于已拥有房屋等物业,并需要利用物业来加按或套现的人士来说,则非好事。

  简蕙芝说,现时最需要的,是帮助因为楼价太高而无法“上车”的首次置业人士,并指省府正朝这方面努力,希望能提供协助。不过,她未有说明省府会有什么具体措施,来协助首次置业人士。

  对于来之不易的今天,何永利用的最多的词是“惜福”。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他在空军当过机械师,后来也进过机关单位。到南非的20多年中,他更多地是为生活和事业拼搏。“华人参政,对我们这代创业者而言比较遥远,第一道坎是语言上与本土民众还是有距离,第二道坎是华人在社会生活方面与当地主流融入不够。”他不无遗憾地说。

  7日当天一早,何永利在南非做律师的儿子就出来投票。“我猜他的票投给了(以白人为主的最大在野党)民主联盟,”何永利笑着说。相对于新南非诞生前后大批进入南非的早期华人,何永利更看好下一代在南非的参政前景:“我们要立足于培养第二代华人。第一代华人的社会环境与经济条件,可以让第二代中的一些精英、一些优秀青年能够站出来,得到更多的机会。”(完)

本新闻转载于百家乐游戏http://www.tomcru.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