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警局训练教材涉辱华:华社继续施压 美式高考是否有必要?

时间:17/05/30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博彩网

  2月4日电 据美国《侨报》综合报道,针对美国圣地亚哥警局训练漫画涉及种族歧视一事,美国华人华侨联谊会会长马树荣以联谊会之名于1月30日致信圣地亚哥警局局长,至今还未得到答复。马树荣表示联合会将继续向圣地亚哥警局施压。

  有关圣地亚哥市警察局在训练教材中使用辱华、辱非漫画的消息一经曝光,便引起洛杉矶侨界高度重视。美国华人华侨联谊会等1月30日致函圣地亚哥市警局,向该局局长齐默曼表达了深切的关注与失望,但至今尚未获得警方的答复。

  6月13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上周末,美国加州圣马利诺16岁的高中生米拉•胡(Mira Hu)离家出走,后来的调查显示,她这么做是因为SAT考试带来的压力太大。当时她焦躁不安的父亲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自己的女儿“很完美”,但也许正是成为“一个完美孩子”的压力让米拉•胡这样的学生更容易陷入焦虑的情绪。

  据大西洋传媒(Arctic Media)旗下新闻网站Quartz(qz.com)11日报道,美国亚裔族群里,有关大学录取的讨论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讨论的问题是关于大学的招生是应该有一个更为全面的审查过程,还是说应该主要或者只依靠高风险的大学入学考试。亚裔美国人法律保护和教育基金(Asian American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的艾米尔•吉列尔莫(Emil Guillermo)谈到这次讨论时,甚至形容其为新的亚裔内战。

  记者3日就此事采访了圣地亚哥市警局,得到的答复是,“不对未决诉讼案进行评论。”1月20日,圣地亚哥市警局非裔警官斯科特起诉了该市警局和市政府,因为警局博物馆用于培训的一幅漫画涉及种族歧视,这幅漫画涉及侮辱华人及非裔的内容。斯科特的代理律师吉灵(Daneil Gille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是种族歧视无疑,漫画非常具有冒犯性。

  马树荣表示,华人华裔联谊会不会就此妥协,在得到警局正面答复之前他将联合美洲同源会及华人议员继续向圣地亚哥警局施压。“美国的少数族裔权利往往是通过抗议和争取得到的,”马树荣说,“按照以往的经验,是否得到致歉往往和施压程度相关。”

  而针对圣地亚哥警局培训漫画涉及辱华一事,记者在中美学生中听到的反响是一致的:消除刻板印象还要靠华人自身努力。

  “我支持华人以抗议的形式争取权益,但从根本上消除种族歧视,还是要靠华人自身的努力,营造正能量,消除刻板印象,”本科三年级的肖同学说。

  在谈及校园里是否存在种族问题时,很多留学生的回答是“否”。“同学和教授都很友好,虽然确实存在一些沟通障碍,学校里也有明显的以种族划分的圈子,但这些并未上升到种族歧视问题,”张同学说:“这很正常,中国学生喜欢聚群,美国学生也一样,相同文化背景的人群中有更多共同的话题。”

  相对于“华人要团结起来才能不被美国人看不起”,留学生们的反响多是“要自己给力才能赢得社会的认同和尊重”,一国际谈判专业的帕劳(Tim Pownall)教授认为,这是身份认同上的区别,前者将自己认作是弱势群体,并将主流社会置于敌对方。而后者主动消除社会隔阂,置自己于主动位置。前者用较为激烈的方式迫使社会变革,后者则是自下而上逐渐使矛盾体本身消解。

  SAT类考试在帮助大学招生上的不足已经得到过充分的讨论。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类高风险考试在精神层面带来的影响,特别是对高中和大学学生来说。

  心理健康研究人员很清楚,在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中,陷入焦虑、抑郁情绪和有自杀想法的比例很高。大约有1/3大学生曾出现严重的抑郁症状,甚至会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同时,高中生中焦虑情绪的状况也让那些重视精神健康的人忧心不已。

  造成这种焦虑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大学招生过程,让很多学生为了密集的测试疲于奔命。虽然社会的不平等允许一些学生可以另辟蹊径,但是大部分学生所接收到的信息,都是要将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如何才能进入到一所名校中去。而对亚裔家庭的孩子来说,这一点带来的压力尤其大。

  在全美大学生中,焦虑情绪的比例本就已经足够高,而在亚裔特别是亚裔女性中,焦虑情绪甚至是自杀倾向的比例则要更高。

  学生们需要利用每分每秒来完善他们的大学申请资料,而对于像SAT这样的标准化考试,更是要绷紧原本就已经足够紧张的神经。据报道,一些亚裔家庭在大学预备项目上花费了大量的资金,这些项目几乎对孩子生活的每个方面都有细致的管理。

  对这样的家庭来说,失败是不被接受的。社会学家珍妮弗•李(Jennifer Lee)和周敏(Min Zhou,音译)出版的新书《亚裔成就悖论》(The Asian American Achievement Paradox)中,就记录了亚裔社区在强调成功上给孩子们带来的巨大压力。简单来说,孩子们会被告知,他们的自我价值都依赖于是否能进入像哈佛这样的名牌大学,一旦在一次考试中表现不如预期,就会全盘失败。这样的压力所带来的精神压力怎么不该重视?

  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国际话语权的不断提升,中国留学生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几乎每节课教授都会提到中国,我感到非常自豪,”公共政策专业一年级研究生林同学说,“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就中国的例子在课堂上讨论,他们越来越了解中国了。”

  记者随机采访了校园中的美国同学,本科三年级的尼克说:“我的中国同学都很不错。”(李尧)

  对亚裔群体来说,现在是时候来好好思考对于大学过于看重的态度了。为了让孩子们能够进入哈佛这样的学校,他们投入了过多的精力,难道哈佛就足以评断一个孩子成功与否吗?

  人们几乎从未思考这种高风险考试给孩子们带来了多大的压力,对成功的定义是如此肤浅,几乎让孩子们没有空间发现真正的自己。当人们教导孩子们要“成功”的时候,从未给过他们只做普通人的空间。为什么不听听他们自己的想法呢?(张杨)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网址http://www.bweily.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