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两州严打无证客不力 美国卫斯理大学开先河

时间:17/09/05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新2

  7月8日电 据美国《星岛日报》援引美联社报道,在美国乔治亚和亚拉巴马州通过严打无证客的法律两年之后,这两个州内的农业区仍然挤满了外国工人,而且其中很多并没有在美合法居留身份。

  虽然这些人也有顾虑,但不少人的生活跟法律颁布之前却相差不多。经营者说,许多外国工人都回来了,因为该法并未有大量执行,再次回来似乎也是安全之举。与此同时,这两个州份的雇主和雇员,都相当关注国会正在进行的移改立法辩论。

/

  5月27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2015年秋季学期一开始,卫斯理大学(Wellesley)四年级生被要求提交他们希望印在毕业证书上的名字。非英语为母语的同学惊讶地得知,英文以外的文字没得选。

  乔治亚和亚拉巴马州是2011年通过严打无证客法的5个州份之一,而在之前的一年,亚利桑那州通过了强硬的反移民法,但受到联邦最高法院挑战。在法律通过后,这两个州份内的农场主抱怨,外国工人纷纷离开,但美国人又不愿意做这些辛苦工作,由于人手短缺,令农作物都在田里白白腐烂。在乔治亚州进行的一项非正式调查显示,2011年春季和夏季的收成期内,洋葱、西瓜等人手采摘工作人手短缺超过1.1万。但其后由于法院开始封锁该法的一些重要元素,以及有关漏洞开始浮现,令那些曾经由于害怕被逮捕和驱逐的工人,渐渐再次回来工作。该州的农业专员贝克及多名业界领袖今年表示,再也没有听到任何人手短缺的问题了。

  据卫斯理学院网站报道,2016届毕业生柳相宜(Shannon Hasenfratz)的全名包括英文字母和汉字,她认为多国语言印刷是普遍的做法。学生代表余莉娅(Victoria Yu)说,卫斯理有数百名国际学生,毕业时要求习得第二语言,这样强调多样性的学校,应尽量给学生提供上述选择。

  余莉娅说,“我是华裔美国人,在中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对我的中文名有感情。这不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它还代表我的家族传承、我的身份、我是谁。”

  物理和自然科学系教授、临时院长阿黛尔(Adele Wolfson)说,“学生参议院的代表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觉得挺合理,就汇报给卫斯理首席信息官拉维(Ravi Ravishanker),他和学生注册办公室一起着手研究此事。”

  在各方努力下,卫斯理今年起推出了一个试点方案,学生委员会帮助招募学生义务参加,教职工和学院之外的志愿者也加入到审查名字的队伍。同时,拉维团队开发的应用程序允许学生选择一种语言,并就如何键入和提交非英语文字(如使用谷歌输入工具)提供了指引。32名学生参与了9种语言为代表的试点(中文、俄语、越南语、希伯来语、韩语、阿拉伯语、孟加拉语、印地文和日文)。

  “毕业证书兼备英文和其他语言,”拉维解释说,“我们的目标是服务明年希望文凭出现双语的毕业生,我们是第一个提供这项服务的文科学校。”

  2016届毕业生邱一心(Alisha Pegan)拥有中国和白人血统,她说,“在升上卫斯理大学后,我感到和原来的文化和社会严重脱离,一度令我觉得身份迷茫。中文名能合法化我的过去,我的中国身份是我在卫斯理之旅的一部分,而我希望整体的自己被社会承认。”

  汪洲(Zhou Wang)指出,语言反映了卫斯理学生的多元化。她六岁时来到美国,并没有学到很多的汉字,除了她的名字。“直到我进了卫斯理才学习汉语和了解我的家乡文化。”

  汪洲还表示,她认为用双语印出名字对她的家人意义非凡。她说她在中国的爷爷奶奶,鼓励她学习汉语,“希望他们看到我毕业证上的中文名字时,为我感到骄傲,”她还说,她可以想象父母将多么欣赏她的文凭,多么的自豪。

  汪洲说,“我想对学校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各方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来推动这个事情。”

  亚拉巴马州也有类似情况,由于法院阻止了该法中最严厉的部分,包括要求公立学校检查学生的公民身份,以及假想中的大规模逮捕也从来没有发生,令打击非法移民的州法变成无牙老虎。此外统计显示,数以千计的亚拉巴马州雇主并没有依从法例,注册使用核实工人身份的联邦E-Verify系统。

  而在乔治亚州Vidalia地区接触拉丁裔工人超过20年的小区组织者伊诺霍萨说,一些移民家庭,无论是合法和非法,由于越来越多的企业使用E-Verify系统,而由较稳定的工厂或地盘工作,纷纷转向其它工种。“我想这做法令人们重次开始躲起来。这不是指他们不工作,而可能是找一份不会被查出来的工作。”

  学生们纷纷表示,卫斯理在承认学生多元化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编译:Vivian)

内容搜集整理于申博http://www.yuehuiwang.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