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纪委通报八起典型案件 火爆和高价透露了什么信号?

时间:17/10/01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全讯网新2

  记者昨日从贵阳市纪委获悉,截至10月底,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及“种房”案件118件,119人,超去年涉及违法“种房”案件数30%。贵阳市纪委现将八起打击违法种房典型案件进行通报。

  据悉,按照贵阳市委、市政府安排部署,贵阳市纪委、市监察局进一步加强对涉及违法“种房”的纪律审查和责任追究工作,通过督促检查、交叉检查、打分排名、纪律审查、情况通报等方式继续开展打击违法“种房”工作。截至10月底,全市共立案查处涉及“种房”案件118件。

  火爆和高价透露了什么信号?——聚焦首批公车拍卖

  首批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车改革取消车辆拍卖2月1日结束,参与程度之热烈和成交价格之高可谓始料未及。这种火爆和高价是否正常、拍卖的公正透明是否经得起敲打、对进一步推进公务车改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等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通报的八起典型案件涉及套取房屋拆迁补偿款、在拆违工作中受贿、拆除过程中暴力抗法、控违拆违工作中监管不力、失职等问题,其中,花溪区一名干部因没有及时制止妻子修建违法建筑也被处分。

  通报要求,各相关职能部门要严格执法、加强宣传、完善制度、总结经验,考虑将相关工作纳入“数据铁笼”进行监管,努力实现监督无盲区、监督常态化、监督不疲软、监督有痕迹。各级党员干部要举一反三、引以为戒,不但要管好自己不参与违法“种房”,还要管好近亲属、管好下属不参与违法“种房”。(周然)

  八起典型案件曝光

  1.乌当区东风镇工作人员王有萍、刘正丽、万梅、胡天春等套取房屋拆迁补偿款的问题

  2013年4月,王有萍在原东风镇副镇长陈太胜的授意下,伙同宏德置业有限公司部分工作人员利用东风镇后所村村民范先明的空户头弄虚作假,虚列房屋拆迁资料,共同骗取洛湾国际项目涉及后所村的房屋拆迁补偿款68万余元,王有萍分得20万元;2013年3月,在东风镇龙井村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过程中,王有萍伙同东风镇政发办副主任、群工站办公室主任刘正丽,东风镇党政办工作人员万梅,东风镇统计站工作人员胡天春共出资约30万元在龙井村三组修建违法建筑一栋,建筑面积约500余平方米。该违法建筑于2013年11月通过龙井村村民彭昌玉、殷光祥顶户获得征收,共骗取房屋征收补偿款170万余元,其中,王有萍分得34万余元、刘正丽分得33.4万元、万梅分得33.4万元、胡天春分得13.5万元。给予王有萍、刘正丽、万梅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将胡天春移送司法机关。

  2.花溪区政法委国安办副主任安能文没有及时制止妻子修建违法建筑的问题

  2014年5月至2015年1月,在安能文与前妻未离婚前(两人于2015年3月5日办理离婚手续),其前妻在未办理任何规划、施工许可等手续和未向镇村两级报告的情况下,在麦坪镇兴诚村贵阳花溪鑫星畜牧有限公司养殖场内陆续修建办公用房、住房、养鸡厂房等违法建筑1370平方米,现已被强制拆除。安能文没有及时制止前妻修建违法建筑,也没有报告相关部门,也没有监管好家庭共有资金的合法使用,客观上造成了家庭共有资金用于修建违法建筑的事实。给予安能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3.观山湖区城市综合执法大队金岭中队队长刘锴在拆违工作中受贿的问题

  2009年至2010年期间,刘锴利用负责原金阳新区金华镇拆违工作的便利,在拆违工作中分别收受贵阳市云岩锦绣橡胶厂负责人李凡现金人民币1.5万元、朱昌镇小箐村原发展办主任刘有庆现金人民币2万元。因刘锴在检察机关具有自首并退还全部赃款的情节,给予刘锴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办事员。

  4.修文县交警大队民警唐天奇在违法建筑拆除过程中暴力抗法的问题

  2015年3月15日,修文县龙场镇城管中队对唐天奇的女儿在龙场镇幸福村周家寨组修建违法建筑行为进行调查处理,当城管执法队员开始拆除违法建筑架子时,唐天奇手持锄头试图阻止和打击城管执法队员,幸被他人制止,未造成人员伤害,在当地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给予唐天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5.清镇市麦格乡龙滩村党支部书记王正元违法“种房”问题

  王正元在麦格乡龙滩村已有房屋一栋,其在未办理土地使用证及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0年至2012年,在清镇市百花社区鲤鱼村鲤鱼组使用该村村民曾某的土地修建一栋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的违法建筑。百花社区鲤鱼村片区自开发建设以来,清镇市相关部门对王正元下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同时百花新城管委会及麦格乡政府多次上门做其思想工作,希望其配合政府征拆,但其仍未按照相关规定自行拆除违法建筑,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影响,后该违法建筑被强制拆除。给予王正元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6.观山湖区金华镇翁井村九组村民、党员杨大素修建违法建筑的问题

  2014年12月份,杨大素未经镇村审批办理任何建房手续,在翁井村九组违法修建一栋建筑面积约1000平方米的仓储大棚,在群众中造成了较坏影响。给予杨大素党内警告处分。

  7.白云区沙文镇控违拆违办公室主任、范家院村党支部书记陈忠贵在控违拆违工作中监管不力的问题

  2013年10月至2014年11月,陈忠贵任沙文镇控违拆违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全镇控违拆违和刚性需求建房监管工作。在某农户修建房屋过程中,陈忠贵未认真履行控违拆违工作职责,对下属工作人员管控不力、监管不到位,导致某农户新建房屋超出准建面积296.8平方米未被及时发现处理,致使后期拆除工作处于被动,造成不良影响。给予陈忠贵党内警告处分。

  焦点一:“翡翠白菜价”正常吗?

  担心公务车卖出“白菜价”,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是拍卖前社会舆论普遍关心的问题,也是政府部门下大力气要防止和避免的,但现在卖出了“翡翠白菜价”,这正常吗?

  首批300辆公务车的拍卖共进行了3场,每场的平均溢价率都超过了70%。第二场拍卖中,一辆起拍价18万元的奥迪A6经过35轮竞价,最终以32.4万元成交。一辆起拍价2000元的金杯车最终以2.5万元成交,溢价率达到1150%。

  参与了竞拍的刘先生表示,此次拍卖会的溢价率在社会车辆拍卖中很罕见,超过了自己的预期,感觉成交价格偏高,个别价格不太理性。

  “有些车拍出的价格确实出乎意料”,北汽鹏龙拍卖公司总经理韩涛表示,这次拍卖受到的关注度之高是他从未遇到过的,网站的浏览量每天都破万次,全国各地甚至海外人士都在关注此次公车拍卖情况,一度造成了网络后台服务器瘫痪。

  分析原因,国管局资产管理司副司长徐永胜说,首先是中央机关公务用车的改革受关注程度高;其次,中央机关的车有严格的日常管理,车况都比较好;再有就是目前二手车交易市场状况相对较好。这些因素都推高了拍卖的价格。

  北京中拓国际拍卖公司总经理叶民说,高价的产生一是跟拍卖现场的氛围有关。同时,这些车在不同人眼里的价值不同,中央机关公务车不仅有使用价值,还有他们眼中的附加值。

  从安徽阜阳专门赶到北京买公车的陈先生说,价格是挺高,但公车买了心里踏实,比二手车市场贵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而且给别人说起来自己买到了中央单位的车,比较有面子。

  但同时,确实也有消费者是因为一时冲动。“我了解也有后悔的,说太冲动了。第一场拍卖的106辆车当中,还有2辆车没有被领走”,北京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副总经理蔡海员说,按规定买主在7个工作日内需要交齐购车款办理相关手续,如果买主一直不来,只能算作流拍。蔡海员说,过去一般的车都是以各地二手车经纪公司为主,这次吸引了全国的直接买家。直接用户对二手车市场的价格把握不好,不像经销商,有的时候出价可能会不太理性。

  焦点二:公正透明是否经得起推敲?

  公正透明是此次公务车拍卖的一大亮点。从之前的拍卖相关的环节全部公开,所有车辆信息提前在网上展示,拍卖机构公开招标,再到过程中,国管局、中直管理局的纪检、监察、审计部门全程参与拍卖过程,可称得上是滴水不漏。

  但在三场拍卖中,出现了一人先后买了20多辆车,以及竞拍者中不只有个人用户还有不少二手车商等现象,这再度引起舆论对拍卖的过程是否真正做到公正透明的担忧。

  对此,徐永胜表示,对于个人没有限制其参加竞拍次数,一个人购买多辆车也是符合政策的,只要能够满足北京及各地二手车购买落户、上牌等政策的要求。

  中拓拍卖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说,在满足条件的基础上,这是消费者其个人行为。如果对个人的竞拍次数有所限制,反而会使得竞争不充分。

  针对有大量二手车经销商参与拍卖的情况,中拓拍卖公司总经理叶民介绍,这次公务车拍卖是面向全社会,只要满足条件的都可以参加,不管是个人、团体,还是二手车经销商。实际上,从拍卖的情况看,最终的买家个人是占多数,因为拍卖价格比较高,不少到场的二手车经销商由于缺少利润空间,基本都没举牌。

  同时,对于舆论集中关注的拍下20多辆车的“神秘人”,叶民说,经过他们的了解,这位竞买人不是二手车经销商,而是一家类似做汽车技工人才培训的专业技工学校,可能需要买二手车搞拆解和教学。对专业车商来说,公开拍卖没有留下太多利润空间给他们。

  中拍协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说,之前有各种充分的信息公开,几场拍卖会现场都有五六百位竞买人,还有数十家媒体在场,拍卖公司所有程序都有文书和录像,并向工商备案可查,这些可以保证整个过程的公正透明。

  焦点三:拍卖是否是公车改革的终点?

  “正是此次公车拍卖的公正透明让参与的人更加放心,价格也水涨船高,没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这对改革来说是有益的”,被称为“公务车改革第一人”的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一直在密切关注公车拍卖的每一个环节。

  但做好了公务车拍卖绝不等于公务车改革成功了、完成了。叶青说,公务车改革目前面临主要的三大问题,公务车拍卖、车补发放和司机安置。

  叶青表示,公务车拍卖的模式已经趋于成熟了,尤其是这次首批中央机关公务车拍卖所确立的公正透明的执行过程做了一个榜样。未来需要考虑的是,大规模的公务车取消后在拍卖出去之前这段时间内的存放、保养等问题,不能形成车收上来了没人管的情况,使车辆受损造成国有财产的损失。

  其次,发放车补的方式已经为人们所接受。未来需要注意的是要监管落到实处,不能出现一边拿车补,一边用公款或下属单位租车供领导使用的情况,更不能允许车辆拍卖之后绕一圈又回归原位的情况发生。建议由纪委发文规定,如果领导接受下属单位为其租车,视同受贿。

  8.开阳县高寨乡城管办副主任陈名扬在控违拆违工作中失职的问题

  2015年7月,开阳县高寨乡牌坊村陈家院组村民邓某,在没有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在自己房屋隔壁的荒地上修建房屋。7月21日下午4点,陈名扬到邓某家发现该房屋正在修建一楼主体,当即口头通知邓某停止修建,但在22日至26日期间,陈名扬没有继续对邓某家违法建房行为进行跟踪巡查管控,导致该违法建筑的一楼封顶,且陈名扬在上报县指挥部的报表中也未填写该问题。给予陈名扬警告处分。

  叶青表示,三个问题中最难办的还是司机的安置。可以考虑将一些车况比较差的、拍卖不出去的车辆集中起来,成立车辆服务中心,或交由汽车租赁公司管理,按照市场化运作。

  徐永胜说,公务车制度改革具有“扣扳机”的作用,是打破官本位的一项改革,也是利益再调整、再分配的一个过程,实际上是要树立廉洁政府的示范作用。下一步要用3年时间,推动全国的公务用车制度改革。(记者李志勇、岳瑞芳、丁静)

内容搜集整理于申博官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