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生猪补贴腐败案调查 北京西城首配雷达探测器查私挖地下室(图)

时间:17/06/16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足球投注

  一项生猪补贴何以令8县畜牧局长纷纷落马?——广东梅州生猪补贴腐败系列案调查

  一项生猪养殖专项补贴,令一个农业大市8个县(区、市)的畜牧局在任或原任局长被立案侦查。

  工作人员在后毛家湾胡同查出一处私挖“空洞” 摄/法晚记者 吴海浪

  广东省梅州市检察机关今年查办“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改扩建项目中央专项补贴”职务犯罪,截至7月初已立案侦查31件31人,涉及专项补贴资金超过7000万元。

  连一头猪都没有就骗补50万元

  日前,“新华视点”记者在梅州市蕉岭县三圳镇福北村村道旁见到,一间大约数百平米的石棉瓦房大门紧锁。越过近2米高的围墙往里看,既没有一头生猪,也闻不到一丝养猪场常有的味道。然而,在申报生猪补贴的材料中,这处院子名为“福生养猪场”,规模为“每年出栏超过2000头猪”,获得了50万元的国家补贴资金。

  “今年3月,我们拿着补贴登记的名单在村里找这个养猪场,可怎么也找不到。”蕉岭县人民检察院一位办案人员说,他们在附近询问了许多村民,没有任何一个村民听说村里有一个所谓的“福生养猪场”。

  这条线索引起检察机关对生猪补贴可能存在弄虚作假问题的关注,继而掀起了一场打击生猪补贴职务犯罪的反腐风暴。

  据梅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永平介绍,截至7月初,梅州查办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小区)改扩建专项补贴系列案31件31人,初步统计涉及专项补贴资金7000多万元,造成国家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他说:“这是梅州检察机关历年来查办案件中办案规模最大、查处范围覆盖最广、查处人数最多的系列案。”

  值得关注的是,梅州全市下属的梅江、梅县、兴宁、平远、蕉岭、大埔、丰顺、五华等8个县(市、区),都有在任或原任畜牧局长被立案查处。其他犯罪嫌疑人还包括县级畜牧局副局长9人、农业局长2人、农业局副局长1人、发改局副局长1人、畜牧股长5人。

  李永平说,立案查办的涉案人员多是县级畜牧、农业、发改等项目补贴主管部门领导,具有较集中的项目分配权和审批权,其中多数涉嫌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少数涉嫌受贿和贪污。其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涉案金额从30万元到150万元不等,贪污、受贿罪涉案金额(含非法所得)从5万元到60万元不等。

  编造材料瞒天过海,权钱交易蚕食惠民补贴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些腐败案中,骗取补贴的基本手段都是先按照政策标准编造材料、瞒天过海,然后在资金下拨后以多种方式共谋分食。

  自2007年开始,我国出台扶持生猪规模化养殖政策,对符合规范化养殖、需要改扩建的养猪场进行资金扶持。2014年,广东省的补贴资金规模达1.2亿元。据梅州市畜牧局局长魏祥灵介绍,梅州是农业大市,每年生猪出栏约250万头,每年广东省下拨给梅州市的生猪补贴额度约1000万元。这项补助一年申请、发放一次,其标准按照年出栏生猪头数分为15万元、30万元、50万元和80万元四个档次。

  按规定,生猪补贴须经过申请、审批、公示、验收等多个环节,县级管理部门上报后还有省市两级审查。但现实中,上报哪个养殖场、审核验收是否合格,基本都是由县一级管理部门说了算。地市一级部门基本上仅从程序方面审查材料,到省一级就更不可能逐个项目实地审查,多数情况下都根据上报的名单下拨资金。因此,生猪补贴事实上是县级管理部门“一支笔”审批。

  在此次系列案中,立案数量最多的一个县级单位——梅州兴宁市,今年4月以来已立案侦查相关职务犯罪窝串案10件。该市人民检察院一位办案人员感慨说,从规章制度看,好像各种监管措施都有了,但因为县级管理部门“一支笔”式的审批,规定几乎成了摆设。

  “从表面上看,申请材料厚厚一叠,做得很详细,完全看不出问题。因为这些材料就是对照补贴标准造假填的,而不是按照实际情况填的。如果不到现场核查,根本发现不了问题。”兴宁市一位检察官说,他们跑遍了全兴宁30多个获得补贴的养猪场,是在实地才找到犯罪线索的。

  据梅州市检察机关有关办案人员介绍,骗取生猪补贴的主要方式是编造虚假申报材料:有的根本没有养猪场,有的达不到标准夸大数字,有的是新建猪场违规申报等。

  这些虚假材料之所以能顺利过关,审查验收人员玩忽职守是重要原因之一。如蕉岭县三圳镇福北村虚报有“35亩养猪场”,当有关部门进行审查时,申报者就将工作人员“忽悠”到另一家养猪场去。而审查人员也不辨真假地通过了。除此之外,一些干部和工作人员刻意参与材料造假、违规申报。如兴宁市畜牧局一干部拥有一家养殖场的股份,该养殖场并不符合补贴的标准,他就自己编造了申报材料骗取国家补贴。

  还有畜牧局领导涉嫌收受贿赂后渎职。兴宁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赖建华说,在一个案件中,达不到补贴标准的养殖场主人为获得补贴向畜牧局领导行贿,双方谈好了价格,等补贴资金下来后,就按照约定给畜牧局领导送钱。“国家的惠民钱就这样被私人吞食了。”他说。

  信息公开要具体到位,外部监管要制衡

  目前,梅州“生猪补贴”职务犯罪系列案仍在进一步侦查之中。有关人士认为,生猪补贴如此大面积地出现问题,反映出申报验收“一支笔”式审批的缺陷,亟需细化信息公开,加强外部监管。

  事实上,近几年来,广东肇庆、韶关和阳江等地已出现过类似的“生猪补贴”腐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供资料显示,肇庆市广宁县畜牧兽医局局长邱某某等人涉嫌玩忽职守造成国家项目资金损失455万元,韶关市多个区县畜牧、发改部门工作人员在生猪补贴审批过程中涉嫌违规审批、以权谋私和权钱交易等。

  赖建华说,生猪补贴等惠农项目资金虽有按规定公示,但往往局限在相关部门官方网站、地方媒体等少数渠道,农民不可能天天上网、盯着这些网站,相关宣传资料也没有做到进村入户,信息公开不到位导致信息不对称,留下了违规操作的空间。

  昨天傍晚,西城规划分局的工作人员在西城区后毛家湾胡同一四合院内,使用雷达探测器测试私挖地下室的数据。查出一处6米深的待建地下室“空洞”。记者从西城区严厉打击平房区地下违法建设办公室获悉,西城首配雷达探测器查违建地下室。

  未来,将利用雷达探测器加大检查力度,坚决杜绝和遏制私挖地下室的违法行为。

  现场 雷达探测器 查出6米深空洞

  昨日下午,工作人员带着雷达探测器来到后毛家湾胡同。一户正在翻建房屋的四合院,外围是2米多高的围挡,外边很难看见里边在做什么。

  西城区环境建设办副主任宋甲乐表示,一些购买平房四合院的业主在翻建地上建筑时,同时会私挖地下室。验收时,这些人往往将地下室堵住,致使规划部门无法发现。一旦通过验收,再将地下室打开。

  由于地下室不像地上建筑容易被发现,因此在查处违建地下室的过程中,使用以往在道路检测时使用的雷达探测器,这种探测器最大的好处是可监控地下超过4米的深度,在扫描时产生波动,以此可以判断出地下是否存在空洞。

  在这户四合院里,工作人员使用一台类似割草机的蓝色雷达探测器在地面扫过后,屏幕上出现“空洞”。经过进一步询问和检查确认,该空洞是业主准备建地下室用的,目前已经挖了6米深。

  专项组逐一排查

  杜绝私挖地下室

  1月27日,西城区成立专项工作组开展建设项目排查工作,制定西城区处置擅自开挖地下违法建设工作流程,对该区经过规划审批的位于平房区的私房翻建项目,逐一进行现场排查。

  2月1日,针对群众举报和媒体曝光的位于后毛家湾胡同、大石虎胡同等存在地下室情况的施工现场及院落进行了重点检查。

  对发现存在地下室问题的违法建设,相关执法人员进行调查取证,并联系相关人员,对遇到的现场大门紧闭、相对人躲避调查等情况,将按照市、区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要求进一步工作。

  西城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全区正对平房四合院的地下违建进行摸排,坚决杜绝和遏制房屋产权人、业主以欺骗方式获得翻建平房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私挖地下室的违法行为。

  另外,昨晚西城区检查组还来到大石虎胡同22号院私挖地下室检查,但业主拒不露面。

  有检察官呼吁,有关部门不能仅仅把相关政策放在官方网站上,而应该把涉农政策的宣传推进到乡镇的党委和政府,村“两委”乃至村民小组,让广大群众对有多少扶持政策和资金、能给什么人、都给了谁、给了多少等情况都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此外,“畜牧等部门作为专项资金的主要负责部门,全程参与初审、申报、审核、验收等一系列环节,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缺乏有效的外部监督监管机制。”李永平建议,建立涉农资金项目备案制度,由纪检监察部门作为备案监督部门,邀请纪检监察机关或检察机关参与补贴项目的监督管理,建立重点补贴项目同步预防职务犯罪工作机制。(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吴涛、詹奕嘉、金悦磊)

  文/记者 周超

申博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