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流系是民进党全代会的最大赢家吗? 检方今将解剖司机遗体调查

时间:17/06/10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全讯网首页

  民进党第17届全台党员代表大会于2016年7月17日在台北市上演。这是民进党重返执政之后,党内首次进行权力再分配,包括党内权力核心中执委、中常委等改选事宜同并举行,民进党各派系角力不断,竞争异常激烈。由于新潮流系在此次全代会的中执委改选中,一共拿下30席中执委,并在随后票选的10席中常委选举中拿下3席中常委,被外界和媒体普遍视为是此次全代会权力改组中的最大赢家。

  新潮流系确实在此次全代上展现出强大的政治实力,再次证明该派系是民进党当之无愧的最大派系。这一点毫无疑义。但新潮流系并非是这次全代会的最大赢家,它在民进党本次权力核心重组中的表现只能说没有丢分,很好地维护了自己的基本盘,特别是相对于谢系、苏系等民进党传统重要派系的不断式微与衰落,新系的表现当然还算不错,但相对于“正国会”(前游系)的强力崛起,新系也只能算是表现平平而已。因此,所谓新潮流系是此次全代会的最大赢家,只是外界的一个表面观感而已。

  7月20日电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台湾主干道2号桃园机场联络道西向2.9公里处昨日发生一起游览车撞击路边护栏后起火燃烧意外,全车26人遇难。桃园地检署连夜采集死者DNA型别,待大陆家属抵台,可立即以口腔棉棒采检体,迅速比对,让家属早日处理后事。

  由于苏姓游览车司机在第一时间车子着火时,未停车做危机处理,疏散乘客下车,导致后来撞护栏起火的灾难,检方决定今天中午解剖司机遗体,调查有无服用药物或其他不明饮料,了解其驾驶时的身心状况。

  事实上,在民进党权力核心决策机制的中常委之10席票选中,新潮流系也只是取得了3席,即屏东县长潘孟安、新北市议员沈发惠、台南市议员林宜瑾等。而在上一届2014年民进党全代会的中常委选举中,新潮流系也有郑文灿、吴思瑶等2席,而在上上届2012年民进党全代会的中常委票选中,新潮流系也是取得3席的佳绩。

  新潮流系之所以能够取得在中执委及中常委取得优势,其关键原因还在于该派系在台湾地区县市首长中占有绝对的优势。以目前民进党各派系在台湾地方各县市执政的现况来观察,新系就拥有高雄、台南、桃园、屏东、彰化、云林等,而新系对台湾地方县市的优势是从2014年的“九合一”选举之后就确立起来。在民进党的派系政治角逐中,长期以来,通常只有新潮流系与反新潮流系之泛称,其原因就是新系长期在民进党内部的势力过于强大,自然引发了其他派系的忌惮与不满。以今年5月民进党各县市的党部主委改选为例,新系具有重要指标意义的新北市及台中市等主要县市的党部主委选举中之所以失利,主要原因就是新系遭到了来自包括游系、谢系等其他派系的联合反击。因此,新系在此次民进党权力改选中能够拿下3席中常委,本身就是新系实力强劲的自然体现。

  而在本次全代会权力核心重组中,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民进党传统重要派系的发展面临非常明显的分野现象。传统的民进党重要派系如谢系、新系等开始走向衰败的迹象,特别是谢系的实力衰落非常明显。谢系之前在民进党权力枢纽中一直拥有自己的派系优势,无论是2014年还是2012年,谢系都拥有2席中常委,但在本次改选中谢系则是落得直接挂零的下场,其影响力严重不滑。虽然与谢系的内讧不无关系,但核心还是该派系实力下滑。而苏系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苏系虽然能够勉强保住1席中常委,主要还是得到了来自新潮流系的配票和赞助。而谢系和苏系势力衰微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些传统派系由于在地方上没有取得执政县市的主导权,其派系发展的限制和障碍自然不小。

  而在本次全代会上最大的赢家无疑是“正国会”,也就是前游系。游系能够逃避传统民进党派系不断式微的命运,反而能够逆势崛起,主要原因就在于游系与新系一样,也有地方执政的优势,包括林佳龙在台中市以及林佑昌在基隆市的执政,都给游系的反弹提供了利基点。当然,也与“太阳花学运”之后,台湾社会民意的某种转向存在一定的关联性。尤其是林佳龙不但具有强烈的政治企图心,而且逐渐取代游锡X成为该派系的实际运作者,为游系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

  而反观新系,当然势力强劲自不待言,但新系未来的挑战也不可谓不小,在目前蔡执政团内部,新系当然拥有最大的资源,而在民进党内反新系的氛围一直存在。这当然是无法回避的。同时,现阶段新系本身内部的凝聚力及向心力已大不如前,新系内部诸侯及地方要角的争斗自然不可避免,包括南部的菊系、赖神等与北部新系之间的竞合关系等都非常复杂。因此,新系未来发展还需要持续观察。(作者陈先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长、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政治所副所长)

原文出处:http://www.solaraluminum.com/FUmnT/bniujFR0Fl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