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学生金帆民乐团高雄佛光山演出获满堂彩 揭秘出道辛酸历程

时间:17/07/28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足球比分

  高雄10月5日电 从台北、台南到高雄,正在岛内参访演出的北京第二十七中学金帆民乐团,近日在高雄佛光山佛陀纪念馆大觉堂举行大型演出。让当地一千多位爱好中华民乐的听众沉浸在乐团美妙的乐音中,反响热烈。

  金帆民乐团此次来访,由大陆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台湾威京集团财团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会共同主办。乐团从台北的台湾戏曲学院、台南艺术大学到佛光山佛陀纪念馆,一路风尘仆仆,但无论是演出或交流,师生们的情绪均极为高昂。

少女艺人韩国训练营学成归台揭秘出道辛酸历程

  台16岁“女神”是这样炼成的

  从韩国“魔鬼训练营”学成归台的少女艺人揭秘出道辛酸历程

  在这个日本有AKB48、韩国有少女时代、中国有TFBOYS的年代,“小苹果”、“小鲜肉”们朝着“没有最小,只有更小”的道路一路狂奔而去。年轻艺人开拓出的庞大市场,让贯彻明星“从娃娃抓起”的“练习生”培养模式蔚然成风。“练习生”发展成熟的韩国,被冠上“魔鬼训练营”的称号。两岸仍有许多少男少女趋之若鹜,台湾少女艺人馨亚就是其中之一。她在成功路上会遭遇些什么样的考验?是每个有“追星梦”的年轻人都关注的历程。

  “那些年追过的女神”:钻研蔡依林,写作文练表达

  年仅16岁就被台媒封为新一代“女神”、出身单亲家庭的馨亚,其实与许多怀揣明星梦的少女一样。在她所就读的台湾庄敬高职表演艺术科,几乎每周都会有大小影视唱片公司去挑选“新秀”。然而,被挑中并不意味着能出道。大多数经纪公司只会为新人拍拍造型,再带着到各种节目、广告、剧组试镜。试镜上了就有工作,如果没试上,就只能漫无目的地等下去。

  从长达半年的万人征选淘汰赛中脱颖而出,馨亚被“单纯梦想”团队选中。挖掘她的老板认为艺人出道前要“做好准备”,馨亚因此踏上了练习生之路。出乎她意料的是,训练的内容不仅仅是才艺。“我们要锻炼口条,每天要朗读一篇文章,录下来让公司检查。”馨亚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说,“另外公司还要我们‘写作文’,题目会有‘自己’、‘梦想’或者是‘蔡依林《地材》纪录片心得报告’……”

  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馨亚的老板向往韩国娱乐公司严格的管教模式,为了让她短时间在舞蹈和肢体语言上完成“蜕变”,公司将她送到韩国著名的娱乐公司SM当练习生。这是一种幸运,也是另一个考验的开始。

  “女神的奇幻漂流”:手机要没收,每天测体重

  馨亚在韩国SM的一天是这样的:早上6点起床,半小时洗漱吃饭后,就要将手机或其他数码用品交出。整个上午是肢体语言训练课,每隔一小时才能休息十分钟。下午2点开始舞蹈训练,同一支舞曲重复练习到晚上6点。晚餐后的“自习时间”,则要再到练功房自我加强。馨亚说,每天晚上10点回到宿舍后,她就累得连拿手机聊天的力气都没有了。

  馨亚说,肢体语言主要是指对艺人舞台魅力的培养,一个简单的微笑都会练到脸酸,要求能“展现巨星魅力兼顾亲和力”。另外包括肌肉耐力训练、身材线条形塑等等。彩带、跳绳、压腿这样的枯燥练习都是家常便饭。“老师不会很凶,但是很严。”馨亚笑着说,“若说惩罚,大概就是做不好要一直做,直到达标。”韩式“造星工厂”的严苛体现在样板化的高要求上,就连练习生的饮食也由专业营养师制定。馨亚说,一般早餐是低脂牛奶和全麦面包,午餐是青菜、五谷米饭、水果和一点鸡肉,晚餐则是蔬菜搭配小米粥。“练习生每天都得量体重及体脂的。”

  “翻滚吧!女神”:艺人如军人,苦练熬出头

  “魔鬼训练”苦在难觅出头天!在与其他练习生们朝夕相处后,馨亚感叹道,“我觉得我不能喊累,因为我只是被送去培训一两个月,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当了练习生三年到五年,甚至八九年……”为了得到出道发片、成为真正艺人的机会,练习生们像军人般训练有素,对公司给予的指示会百分之百达成。

  在佛光山佛陀纪念馆大觉堂的演出,以大陆著名作曲编曲家杨春林创作指挥的《青春之序》拉开序幕,轻快的音乐随即在舞台上响起。富含京剧元素的《穆桂英挂帅》、基植于河南民歌的《河南风》、引领听众遥想大漠的《大漠随想》,一曲接着一曲。杨春林还特别选了《台湾追想曲》、《望春风》两首饶富台湾本地风情的民乐曲目指挥演奏,以飨台湾观众。

  专程前来聆听的台湾南部交响乐团团长淑媛在演出后表示,整场演出的曲风多元,使观众时而奔腾在北方大地,时而回游在南台湾的村落乡间,令观众陶醉不已,团员们的熟练技巧与专注,以及指挥的专业与投入,都让演出充满激情与魅力。(完)

  能被SM公司选中都有过人之处,练习生们还是每周都要接受评比。被定为团队的,还要考验团队生活与表演的默契。“互相竞争肯定会有,但为了想办法一起过关,大家都会咬牙坚持。”当被导报记者问到是否有遭遇“潜规则”时,馨亚笑笑说,她有台湾公司的保护。但她也表示,过去虽有耳闻练习生需要陪主管“进一步认识”的,“但我觉得这样分秒必争的训练,根本没有做其他事的时间吧!”

  如今馨亚已经结束了在韩国的训练回到台湾,不仅开始接代言活动,也得到老板的许可,今年就能够发行单曲,成为一名真正的艺人。沉甸甸的未来压在16岁少女的肩头,再苦再累也要继续走。她说,相比起露露“事业线”或是“卖蠢卖萌”来赢得人气,她希望苦练得来的专业技巧,能助她打出一片天。(海峡导报记者 林静娴)

澳门百家乐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