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榜转型正义充满政治算计 国台办吁继续取消歧视政策

时间:17/08/17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现金网

  标榜“转型正义” 充满政治算计

  民进党容不下台红十字组织

  1月16日电 国台办发言人杨毅在16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乐见台湾方面扩大承认大陆高校的学历。

  他说,希望台湾方面进一步采取措施,取消歧视性的政策,为赴台就读的大陆学生提供一个正常的学习环境和条件。双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岸教育交流健康发展。

  本报记者 任成琦

  民进党新当局一上台,很多斗争清算就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滚滚而来。除了借党产争议继续绞杀国民党、“废国父遗像”以“去中国化”这种常规套路,连以人道救援为己任的台湾红十字组织也在劫难逃。民进党日前举行高层政策协调会,达成废除“红十字会法”、保留红十字组织的共识,明确把炮口对准立场较为亲蓝的红会,引发舆论哗然。因为“转型正义”标榜的重点是“社会和解”,这种政治操作显然是与之背道而驰。虽然有人痛批绿营是借机“清除异己”,但以目前岛内政治生态,处于劣势的蓝营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台红会恐怕是难过被砍甚至关门大吉这一关。

  两面手法

  据悉,台“立法院”已备妥5份“废法”提案,“行政院”及“内政部”也表示同意。“废法”看起来是箭在弦上,有人将之视为“一刀毙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按照台湾红十字组织联络发展处长徐孝慈的话说,该组织是依据“红十字会法”而设立的法人,废止该法,就是让目前的红十字组织走向解散之途。

  在战争中,红十字会人员都非交战双方瞄准的目标。为何民进党当局要迫不及待挥舞起屠刀呢?废红十字会怎么会进入“转型正义”范畴?

  近些年,网上针对台湾红会爆出很多无法证实的传言。有亲绿网民说,岛内蓝营大将郝龙斌2005年出任该会秘书长时,月薪12万元(新台币,下同),号召网民抵制“肥猫”。还有人说,台湾红会在印度洋海啸、汶川大地震、台湾“八八水灾”、日本3·11大地震中,共募款100亿元,结果有近半数未发给灾民。虽然台红会出面澄清,并表示监督机制非常严谨,但“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有人甚至怒呛,“宁愿相信金十字(胃肠药),也不信红十字”。2014年高雄气爆和随后的台南地震中,都有亲绿政客、艺人号召民众不要把钱物捐给台湾红十字组织。

  台湾《联合晚报》文章质疑,绿营人士对红十字组织有很多骇人听闻的“控诉”,究竟有几分证据?如果“红十字会法”有不完善的地方,可予以修正,但没必要废除。台湾律师陈士魁投书岛内媒体表示,假如新当局认为目前红会运作有问题,为什么不积极透过部门监督参与、“修法”加以改变? 如今,台“行政院”要“废法”,却又肯定红十字会的贡献,表示未来将保留红十字会组织。问题是,“废法”后,红十字标志不再具有辨识力与专用性,单保留红会组织又有什么意义?

  这种先砍一刀再递纱布的两面手法,更让人怀疑,其中充满政治算计。

  迫不及待

  还是亲绿网民泄露天机。有人在网上贴出台湾红十字组织现卸任官员的名单,包括陈长文、王清峰、叶金川、欧晋德、邱文达、郝龙斌等,称“红会”已被国民党或亲蓝人士“独占”。

  由于历史原因,台湾一些公益性团体、社会救助机构跟蓝营和国民党走得较近,台湾红十字组织就是其中的典型。即便是陈水扁执政时,知名律师、马英九的友人陈长文也执掌红十字组织8年。刚刚卸任的马英九,其夫人周美青至今仍是“名誉会长”。所以对绿营而言,台湾红十字组织基本上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早就把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2012年4月,民进党“立委”段宜康就以台湾红十字组织不被国际所承认、不受日内瓦公约监督为名,提案废止“红十字会法”。但想法再多,迫于当时没有掌握立法机构多数,却也徒唤奈何。但今年1月之后,民进党取得领导人和民代选举双胜,形势丕变。2月,新一届立法机构刚上路,绿营“立委”就迫不及待卷土重来,表态要废除“红十字会法”。

  针对“转型正义”,陈士魁意有所指认为,34年来,台湾“社会转型”的最大成就,就是处理过去的事务更宽容、更理性。红十字会的组织运作、人事管理应该如何更符合公益目的,都可以讨论,但不应用以废法这种“一刀毙命”的方式对待。这种“政治净化”式的“转型正义”,本身就是“违宪”的。

  也是,如果“转型正义”是为了正视历史、建立“和解”的社会,过程就应该经过充分讨论,否则只会制造更多社会冲突和黑箱政治。而“反黑箱”,不正是当年民进党在野时的一大号召吗?怎么一上台,就照着断以己意、予取予求的黑箱套路来?

  诤言逆耳

  从民进党达成“保留组织、废除专法”的共识,再联系近几天要废掉“退辅会”的传言,看来绿营攻杀蓝营山头和票仓的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息过。

  有人说,“转型正义”,多少算计假汝之名以行!在这一号召下,民进党当局上任就“不务正业”,既没有把精力放在岛内最需要提升、民众热盼的经济议题上,也没有放在动见观瞻、影响深远的两岸议题上。因为忌惮于对岸的实力,不敢轻易造次,所以只能把“独”心深埋,搞一些“文化台独”、碎步勤迈的小动作。但岛内政治生态如今绿地压蓝天,那就挥起政治大砍刀,先对政治跷跷板的另一端下手再说。

  砍起来那是刀刀见骨。台湾“驻美代表”沈吕巡在蔡英文就职两周后被迫离开华盛顿,外界不仅同情也深感愤慨,认为民进党当局的做法太过无情,因为按照惯例,“驻外”人员职务调动后,通常有2个月的时间处理善后。但新当局自有理由——沈乃“前朝”官员,非我绿营,其心必异,故而一分钟也耽搁不得。说穿了,“非我绿营,其心必异”8个字正是“转型正义”的精髓——一切障眼法的背后,就是一场政治清算斗争。以此观之,红会遭劫难,不过充当绿斗蓝的一个小小牺牲品而已。

  “大选”前民进党自认胜券在握,甚至预估将执政20年。绿营盘算,要长期执政,仅把对手打败是不够的,把对手打到十八层地狱永难翻身才是王道。这种深谋大计,远比什么占据道德制高点的“社会和解”要重要得多,“和解”这类动听的言辞,不过是骗骗升斗小民、拉拢一下中间势力、顺便捞捞选票的手段而已。

  问题是,政治算计再精明,还得靠事实说话。要实现长期执政,赶尽杀绝的霸道并不可靠,繁华落尽,依然是政绩和民意的王道当家作主。否则,民意如流水,今日可以助你建高楼,明日一反转,就可以冷眼观你宴宾客,后日说不定就会拍手笑看你楼塌了。

  前“行政院长”张善政在卸任前建议,新当局不妨将“意识形态先摆一边”,先把经济和产业等“疗伤优先”项目搞好。证明有能力治好经济后,再做别的事,外界会比较服气。普通百姓都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两年内经济、产业持续低迷、拉不起来,却只完成课纲和“转型正义”,恐让外界认为“民进党回来执政是来报仇的”。

  这种逆耳诤言,善则善矣,正春风得意的民进党听得进去吗?

本文由诚信在线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