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缙听信皇帝的假话 流失中国文物有不少精品

时间:17/09/29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代理网址

  解缙画像

▲胡芳淘到的乾隆时期苏绣条轴“八仙过海”。 (资料图片)

  游宇明

  史书对魏征赞不绝口。在专制时代,对皇帝说真话是需要勇气的。然而,只要我们认真打量一下,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历史上直臣很多,但像魏征一样生前无限荣光的并不多。

  明代的解缙也是特别敢言的。他曾经给朱元璋上过一封名为《大庖西上封事》的万言奏章。奏章中说:法令屡屡更改容易导致老百姓的疑惑,刑罚太繁苛必然促使民众玩忽。从国初至今二十年,几乎没有不变的法令,差不多天天都有犯“错”的官员。经常听到陛下震怒,处分这个惩罚那个,从未听到陛下褒奖好官,并且始终如一。希望改变此种状况,遏制法外之威刑,流放十年即应该释放,廷杖八十以后就不要再加刑罚。近年来,监察机构的纲纪亦不严肃,官员们特别在乎刑名轻重、问囚多寡。监察御史纠察官员往往仰承皇帝密旨,皇帝发了命令,才上疏弹劾,目的不过是邀功取宠。由于官风不正,贤人羞于同流合污,庸人却如鱼得水,以至是非颠倒。后来,他又进呈《太平十策》,批评朱元璋大封儿子为藩王的做法,指出“分封势重,万一不幸,必有厉长、吴潞濞之弊”,意思是要朱元璋记住汉初厉王刘长、吴王刘濞作乱的教训。

  解缙说的大实话本来让朱元璋很不满,但朱元璋不久前刚对解缙说过:我和你从道义上说是君臣,从恩情上说犹如父子,你应当知无不言。因此,他只是批评其“年少而语夸”,没有深加追究。

  朱棣登基之初,也曾对解缙说:“敢为之臣易求,敢言之臣难得,敢为者强于己,敢言者强于君,所以王、魏(王猛、魏征)之风世不多见。”解缙以为自己碰上了难得的明君。当朱棣拿出一份大臣名单征求他的意见时,他真的乱加臧否,比如说蹇义(吏部尚书)“其资重厚,中无定见”,评夏元吉(户部尚书)“有德有量,不远小人”,讲刘俊(兵部尚书)“虽有才干,不知顾义”,议李志刚(礼部郎中)“诞而附势,虽才不端”……朱棣虽然没有当场发作,但内心已有了不快。

  朱棣喜欢次子朱高煦。但无奈当时的皇位传承制度是“立嫡以长”,朱棣因此采取了一个变通做法,一方面依例册立长子朱高炽为皇太子,另一方面又给予汉王朱高煦超过太子的礼仪待遇。解缙向朱棣进谏,认为这样会促发兄弟之间的内斗,朱棣极不高兴,觉得解缙在离间他们的父子关系。恰巧此时朝廷讨论是否发兵交趾的问题,朱棣与相当数量大臣主张出兵,解缙表示反对,又说“不宜过宠汉王”,更加深了朱棣对他的恶感。不久,朱棣就将他由翰林学士贬为广西参议,再后来又听信谗言将其贬为交趾参议。

  永乐八年,朱棣率军北征,解缙回京述职,因为皇帝不在,只好向“监国”的皇太子汇报工作。这本是很正常的职务行为,朱棣却以私见太子,不等皇帝返回,径自离京,毫无人臣之礼的罪名,下令逮捕解缙,将其关入锦衣卫镇抚司诏狱。永乐十三年,又暗示锦衣卫指挥使将解缙处死。

  解缙这个人不乏才华,不缺见识,更不缺少对皇帝的忠心,他虽然做不到像方孝孺一样只忠于某个皇帝,却能做到端谁的饭碗,给谁做事。然而,解缙碰到的朱元璋、朱棣都是权欲极强、草菅人命的君王,他们虽然有时也说点“你多提意见”之类的漂亮话,其心底却是渴望大臣们高喊“皇上圣明”的,解缙听信了皇帝的假话,结果一片真心换来了身首异处。

  其实,皇权下的直臣大抵都逃不过解缙一般的命运。一方面,处于道统约束下的读书人总有帝师情结和家国天下情怀,往往情不自禁地讲真话、讲直话,甚至明知皇帝不喜欢听还要讲;另一方面,他们面对的又是掌握着绝对权力的君主,这些人听不听大臣的谏言全凭个人的兴趣,愿不愿善待直臣也完全取决于一己之良心。置身这样的环境,直臣的风险可想而知。

  ▲胡芳说,从2010年开始,海外市场上中国商人明显多了起来,像伦敦的亚洲艺术周这些拍场内几乎全是中国人。图为胡芳在她成都的古玩店里。 (资料图片)

▲胡芳收回来的民初蜀绣作品“麻姑献寿”。 (资料图片)

  尽管过去了3个月,说起那次拍卖的经历,深圳黄贝岭古玩城德宝轩女老板胡芳仍然兴奋异常。今年的7月底,在法国的TATIN拍卖行,一件“粉彩天球瓶”,引起了胡芳和30多个到海外淘宝的中国人的兴趣。“那是一件晚清时期的作品,品相完好,起拍价也不高,正是市场最讨喜的东西。”但胡芳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以她的经验,这样的东西在这样一个场合,往往会拍出离谱的高价。“但是,那天也不知是谁牵的头,所有的中国买家都没有任何悬念地同意了这样一个建议——我们派出一个代表去把这个瓶先拍回来。起码我们自己之间不要先出现以前那种互相抬杠的场面。”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起拍价1800欧元的天球瓶,最终以3800欧元的价格被这些中国买家拿下。这样的一次成功,居然让这些以前对着几百万上千万金额没有一点感觉的古玩艺术品商人们欣喜若狂。他们包下一家咖啡厅,重新对这件天球瓶投标,取前三名。结果第一名是一位浙江商人,他以8000欧元的价格得到了这个瓶。胡芳第二,但也没有空手而归,她和第三名分别得到了1000欧元的补偿。“剩下的2000多欧元,我们在咖啡厅狂欢了一下。”

  海外有宝淘没漏捡

  胡芳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正在黄贝岭古玩城她的店里,再过十多天,她又要去法国了。自从2002年移民之后,她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在欧洲淘宝,剩下的时间就在深圳陪伴儿子、做生意。按照她的说法,她其实只是这些年来在海外淘宝的中国买家中的一员。

  欧洲艺术基金会在今年3月16日发布的年度报告中称:“中国已超越美国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艺术品与古董市场,结束了美国数十年来在该领域的领导地位。”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速发展,得益于快速成长中的买家群体。伴随中国经济的迅速腾飞,新财富群体不仅将艺术品视为投资多样化的新途径,更作为国际商业交往中显示身份的手段。最近两年,这批新贵收藏家正成为一股日益强大的力量,在全球购买中国艺术品乃至西方艺术品。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海关查税风暴前,海外回流中国文物的数量占内地拍卖市场30%左右,利润则占到50%左右;在海外,中国买家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古董市场和拍卖市场上,参与竞价和淘宝。到海外淘宝俨然成为藏界新风尚。

  胡芳说:“从2010年开始,就能感觉到中国商人明显地多起来了,像伦敦的亚洲艺术周,一些拍场内几乎全是中国人,只有最后排坐了两三个‘鬼佬’。拍场上的竞争根本没有给他们什么机会。”

  在胡芳看来,海外淘宝热的形成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国内原有大藏家的收藏品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了;另一方面,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精品的确不少。“真正好的东西,现在只能在国外找得到了。像法国吉美博物馆,它一个柜子的中国瓷器,价值可能就在百亿以上。”而为了“博货”,北京保利拍卖仅仅2010年就8次往返美国征集拍品,在当地媒体上投入广告费数十万美元。

  来自中拍协的统计显示,20年来通过拍卖回流的中国文物有10万件,其中《研山铭》、《孔子弟子像》、《淳化阁帖》等30多件堪称国宝的珍贵文物被国有博物馆收藏。

  抱团是因为天冷了

  胡芳说,现在在国外的大型拍卖会上,尤其是中国古代书画、瓷杂板块,高价都是电话委托创下的,而买家也基本来自中国大陆。正是在这几年里,中国艺术品进入一个狂飙突进的行情。

  上述欧洲艺术基金会的报告称:2010年激增177%之后,中国的艺术品与古董拍卖市场在2011年又继续增长了64%。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就是,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的绝大部分为中国本土文物书画,家具、乐器、名酒等,国际艺术品份额很少,同时买家主要仍是中国人。从艺术品个体来看,2011年全球最贵艺术品由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25亿元摘得,超过长期垄断榜首的毕加索和美国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报告称,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最具有上升动力的艺术品和古董市场。

  这一轮的行情的一个附加产品就是新入场的艺术品投资者们基本上把传统意义上的藏家给“灭”了,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就说过“现在基本不买东西了”。这些煤老板、地产商、科技新贵、股市大亨们出手阔绰,在各大拍卖场叱咤风云,他们在国内几番“扫荡”之后,又转战海外,其大手笔让专业人士们目瞪口呆。

  正是在这样狂热的背景之下,也引发了中国买家在海外市场的种种不理性的行为。在法国一家小拍卖行,一本佚名无款的《织贡图》册页拍出了6000多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这件作品未入《石渠宝笈》,只有“圆明园宝”,品样也不好。收藏家颜明说:“即使放到国内也拍不出这样的高价,很明显,这是把捡漏变成了血拼。”

  还有比这极端得多的案例。2010年秋,英国一家不知名的小拍卖行在伦敦郊外一个简陋的仓库里,将一只清乾隆粉彩镂空转心瓶拍出了约合5.5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拍卖师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把手中的木槌都敲断了,送拍的卖家兴奋得当场晕了过去。胡芳说,“这个创造了中国艺术品迄今为止最高的天价,就是两位中国买家血拼的结果。但是到最后,买家也没有付款。”

  只有天冷了才会知道抱团可以取暖。胡芳在法国的故事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出在国内艺术品市场全面回调的态势。

  来自雅昌网的数据显示,2012年春季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已清晰明确地呈现出这种趋势,截至6月30日,今年上半年的成交额为 281.60 亿元,同比去年春下降了 34.27%,环比去年秋下降了34.22%。上拍数量比去年秋拍下调了 32.36%。

  新品种悄悄发力

  因此,通过减少数量、提高质量,并挖掘从未露面的新鲜藏品形成有效交易,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今年上半年,国内的多家拍卖行推出了新的拍卖品类及门类冷僻的藏品,比如保利的设计类艺术品、华辰的苏绣、都市联盟推出的宣纸拍卖,又如翰海的天珠。在今年的春拍上,各种具有丰富内涵的杂项专拍较之传统的官窑瓷器有明显的上升趋势。例如剪松阁的文房清供拍卖、嘉德的古琴拍卖、西泠的印章和明清御窑金砖拍卖。而在秋拍中,一直以来在新晋拍品的价值发掘上都不余遗力的北京华辰再次推出了新的拍品,将黑胶老唱片推上了拍卖场。中国嘉德推出“灵感——艺术设计专场”,涉及了众多的艺术门类,包括建筑装置、珠宝、服装、玻璃器等等。北京保利推出“科技古董”拍卖,共有三大板块的拍品上拍。

  胡芳也认为,传统的书画、官窑瓷等主流品种现在都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的价位,市场上也难以见到精品。而一些冷门的品种在这样的市场空挡开始悄悄发力,几乎每年都会出现一个流行的品种。“比如2008年的鎏金佛像,当时就创造了非常高的价格。”胡芳说,“而鼻烟壶这两年也异军突起,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收藏热点。”她说,在今年的春拍中,虽然各大拍卖公司采取收缩战略,但仍有不少公司保留了鼻烟壶专场。其中,北京保利专场推出129件拍品,总成交额1055.309万元,成交率59.69%,其中价格最高的是一件清乾隆御制白玉龙纹鼻烟壶,以138万元成交。北京歌德专场推出拍品123件,总成交额1103.08万元,成交率82.11%。在这个专场延续了2011年秋拍鼻烟壶100%成交的“白手套”专场的热度。

  胡芳说,“不论是作为雅好还是投资,不管是在国内还是海外。收藏艺术品一定要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兴趣爱好等具体情况,有目标,有系统地进行。”她向记者展示了部分她的藏品,那是一些从清代到民初的刺绣作品。“我从2002年移民之后在欧洲看到很多中国刺绣艺术品,一下就喜欢上了。从此就专注于这一门类,当然还包括宫廷服饰、文武官员补子等等。”胡芳说,其实在拍卖场上从来都不会缺少这一门类,而且价格也一直很坚挺。2011年5月,著名歌手张信哲还在北京永乐举办了专场拍卖会,结果大获成功,95%以上的拍品成交。

  不过,对于中国艺术品未来的潜力品种,业内从来都没有过一致的看法。纽约苏富比中国工艺品部新任主管汪涛博士则认为:“高古瓷精品的重新认识、中国古代的青铜器以及与日常生活有关系的器物都是未来值得关注的三个领域。值得一提的是,到海外市场寻宝,不同的艺术品,买家需要关注不同的市场。喜欢书画的藏家可以去纽约市场;喜欢瓷器的买家可以去欧洲市场;喜欢佛像收藏的可以去德国市场……”

  (作者为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副教授)

  记者 邓勇峰

本文由百家乐论坛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