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制作《爱之甘醇》演绎啼笑因缘 中国馆有7车圆明园珍宝

时间:17/10/19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直播网

  北京6月18日电 (记者 高凯)国家大剧院1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意大利作曲家多尼采蒂著名的“三大喜歌剧”之一《爱之甘醇》已在此间开始排练,7月9日至12日将与中国观众见面。

  由著名歌剧导演马埃特斯特里尼领衔的中外主创团队,将为观众在展现剧中托斯卡纳田园的梦幻景象。6月18日,国家大剧院剧目制作部部长韦兰芬与本剧导演马埃斯特里尼共同出席媒体见面会,介绍这部经典喜歌剧的制作亮点。

  法制晚报讯 3月1日凌晨,位于巴黎南部的枫丹白露宫中国馆遭窃,共有15件展品被盗,其中就包括来自圆明园的文物珍品。为何在法国的皇宫里建立了一个中国馆?丢失的珍贵文物究竟有哪些历史故事呢?为此我们专门采访了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

  中国馆由来 收藏圆明园文物数量最大的地方

  《爱之甘醇》是意大利作曲家葛塔诺·多尼采蒂的喜歌剧代表作之一,与其本人另一部喜歌剧经典《唐·帕斯夸莱》、罗西尼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并称“三大喜歌剧”。

  这部喜歌剧讲述了意大利农村青年内莫里诺与女地主阿迪娜曲折、诙谐的爱情故事。缺乏表白勇气的内莫里诺为爱饮下江湖庸医杜尔卡马拉用劣质葡萄酒冒充的“爱之甘醇”,而在经历各种爱情考验后,二人最终爱情圆满。杜尔卡马拉也因爱情灵药出名致富。

  作为一部美声歌剧杰作,多尼采蒂为整部歌剧谱写了浪漫深情的旋律,其中杜尔卡马拉咏叹调“听着,听着,乡下人”、内莫里诺咏叹调“偷洒一滴泪”、以及情侣二人传递爱意的咏叹调“拿着它,拿着它,我已经使你恢复自由”都是经常在音乐会上单独上演的咏叹调经典。其中表达男主角对爱至死不渝的“偷洒一滴泪”更是被奉为歌剧史上最经典的爱情旋律之一。

  国家大剧院此版《爱之甘醇》力邀著名歌剧导演皮埃尔·马埃斯特里尼执导,并由舞美设计师胡安·吉叶莫·诺瓦在舞台上打造梦幻、浪漫的托斯卡纳田园。马埃斯特里尼导演曾与国家大剧院合作《塞维利亚理发师》、《唐·帕斯夸莱》两部喜歌剧作品,其对剧中喜剧元素的充分挖掘以及表演调度与歌剧音乐的完美结合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国家大剧院剧目制作部部长韦兰芬对马埃斯特里尼打造的这一版《爱之甘醇》充满信心,“马埃斯特里尼导演总是能够将自己设计的喜剧情境与歌剧结构结合在一起,能够通过自己设计的情节将观众完全带入喜歌剧的世界,他与大剧院有过两次合作,对中国的歌剧演员也有充分的了解。同时,《爱之甘醇》也是一部非常适合中国观众的喜歌剧,在这部歌剧中没有复杂的宗教、民族背景,而是单纯的讲述一个人物的爱情故事。”

  该版《爱之甘醇》中,托斯卡纳原野上的乡村田园被赋予梦幻、唯美的色彩,也为男女主角的浪漫爱情增添了温馨。整个舞台都被青绿的草地覆盖,舞台后的多媒体投影也将展现托斯卡纳原野的广袤景象。在舞台近处搭建起的木质框架则将为整个舞台增添一分淳朴的民间气息。

  枫丹白露宫是法国最大的王宫之一,意为“蓝色美泉”,因有一股八角形小泉而得名。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了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满载而归的侵华法军司令蒙托邦得意洋洋地将部分抢劫来的战利品敬献给自负的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皇后。面对士兵们掠夺来的精美文物,皇后喜不自胜。这些珍宝首先在杜伊勒利宫展出(该王宫在1871年的巴黎公社运动中毁于大火)。因为这批文物数量特别大,以艺术品位闻名欧洲的欧仁妮皇后决定辟出一个区域专门用来安置这些珍品,这就是中国馆的由来。

  中国馆是按个人收藏及鉴赏习惯布置的,有客厅、展室、桌椅、沙发。欧仁妮皇后在这里放置了大量中国明清时期的绘画、金玉首饰、牙雕、瓷器、玉雕、金银首饰等上千件巧夺天工的艺术珍品。另外客厅里还有舒适的椅子、钢琴和弹子球桌以供皇后和她的宫廷知己们晚上聚会时使用。

  刘阳对记者说:“枫丹白露宫的中国馆是目前我掌握的,无论是博物馆也好,机构也好,收藏圆明园文物数量最大的地方。”可以说这里就是圆明园在西方的再现。除了来自圆明园的珍品之外,中国馆内的展品还包括了暹罗(泰国)使团的礼物。1861年,暹罗国王派出使团朝见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皇后在枫丹白露宫接见了使团。使团带来了大量暹罗国王的礼物,包括许多精美的佛教器物,这些文物也被收藏在了中国馆内,“因为他们可能认为这都是东方的东西,所以就搁在了一起。”刘阳这样告诉记者。

  中国馆内部 来自圆明园的宝物前后总共送了七车

  据描述,在这座中国馆的主厅内,装饰天花板的是三张巨大的西藏唐卡,织物华丽无比。从内容上看,这三幅巨作应是圆明园某个或某几个较大的佛堂或寺庙之物。天花板上挂着一只巨大的景泰蓝吊灯,下方是一只巨大的兽足兽纽景泰蓝方盒。据分析,这应该是圆明园九州清晏殿内放置冰块和水果用的器物。

  进入主厅,正面是镶嵌珠宝的奇椅、屏风、宫扇,左侧依墙是两个大多宝阁柜,里面陈列着用珊瑚、田黄石、白玉等雕刻的各式摆件、古旧的青铜器、精美的瓷器,还有清朝皇帝夏天戴的皇冠。

  在大厅另一侧是几个各自独立的展柜,里面是大型的器物:一件硕大的雕绘镶嵌有双龙图案的景泰蓝瓶,足边上清晰刻写着“大清乾隆年制” ;一架木托碧玉插屏,刻写着一篇记录乾隆六十大寿举行百叟宴盛事的传记文章 ;一座高达两米的佛塔,青铜鎏金,与故宫内现存的佛塔基本相似。这座塔通体各层镶嵌着绿宝石,为乾隆年间所少见。塔的左右摆放着一对象牙和一对青铜雕龙,与故宫、避暑山庄等处皇帝宝座前放置的青铜龙形制一样,说明这对青铜龙应是圆明园正大光明殿皇帝宝座前的摆放之物。

  中国馆内有几只花梨木玻璃柜橱和角柜。玻璃桌柜里摆放着一串大念珠,这串珠子共有154颗,跟一般108颗珠子的朝珠不一样,这是蒙托邦将一串皇帝的朝珠和两串皇后的挂珠串在一起献给欧仁妮皇后的,没想到欧仁妮皇后并不满意,因为她早已听说远征中国的军官们个个满载而归。她埋怨蒙托邦只带给她这样的礼物,于是蒙托邦另外又送她三车宝物,前后总共送了她七车,包括从圆明园抢来的各种青铜器、玉器、瓷器、漆器、金银制品、景泰蓝……

  失散的一对麒麟 台湾收藏家100多万购得“先迈左脚”者

  这次被偷走的藏品共计15件,包括一个19世纪时期由暹罗国王送给拿破仑三世的暹罗国王王冠复制品、西藏金曼扎及中国乾隆时期的铜胎掐丝珐琅麒麟。

  麒麟是传说中的瑞兽,为吉祥的象征。此件铜胎掐丝珐琅麒麟高53厘米,外形四足站立,左侧前后足微微在前。背上的盖应为后配,作为燃香用具,腹内点燃香料后,香气可从口内圆孔向外扩散,兼具观赏及实用双重功能。

  据史料记载,此麒麟是欧仁妮皇后的心爱之物,曾收入在其杜伊勒利宫的私人套房里,据说欧仁妮皇后常将此物置于枕边,可见对其喜爱之深。“很可惜的是,这个麒麟被偷了。可见这个盗贼很专业,至少他很懂。这是整个中国馆内最重要或者说最核心的一件文物。”对于称此麒麟为中国馆“镇馆之宝”这一说法,刘阳向记者说道:“可能这个说法并不太合适。从文物价值方面来说,可能还不及它后面的金佛塔和旁边的象牙,但是从欧仁妮皇后的喜爱程度和此物本身的精美程度来说,确实是无出其右的。”它的地位和价值从其在中国馆内摆放的位置也可见一斑。“中国馆内的多数文物都是任意摆设的,只有最珍贵的几件东西搁在了正中央的位置,其中麒麟位于正中央的正中央,相当于最核心的位置。”从艺术价值方面来说,“它代表了乾隆时期掐丝珐琅方面的最高工艺。”

  另外特别有意思的是,此麒麟原为一对,另一只曾于1965年在伦敦佳士得拍卖公司售出,又于1989年在伦敦一古董店转让,后又几经辗转,现在一位台湾文物收藏家周海圣手中。我们为此专门采访到了周海圣。

  据周海圣介绍,他于2008年在伦敦买到了这只麒麟,当时购买的价格为人民币100多万。在收藏了这件麒麟之后,他为了确认得到的文物是否为乾隆时期的,特意寻找大量的珐琅麒麟资料进行比对。2008年12月,周海圣注意到了一只麒麟,竟然和自己收藏的那件麒麟几乎一模一样。之所以有这样的发现,是因为它有几个特征是比较明显的。其一是麒麟翘起来的圆滚滚的屁股,这在中国古代动物造型的艺术品中是比较少见的。此件麒麟与法国枫丹白露宫所藏麒麟外观及尺寸完全一致。周海圣所收藏的此麒麟左侧前后足略微向前,而法国所藏麒麟右侧前后足略微向前。从两只麒麟前后足的对称情况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此麒麟与枫丹白露宫内收藏的麒麟原本是一对。其它一些细节也可以佐证这一结论,包括掐丝的纹饰、用料的颜色还有搭配在主要颜色上的细小颜色。

  与此同时,马埃斯特里尼导演还通过形象与表演动作的设计使得剧中人物更为丰满立体。例如男主角内莫里诺是一个懦弱、平庸的乡村青年,导演为他设计了一个颇具喜剧气氛的出场:他将从一个鸡笼中狼狈爬出,身上还插满凌乱的鸡毛。随着剧情的发展,庸医杜尔卡马拉还会驾驶着满载各种奇怪瓶子的蒸汽火车头缓缓驶上舞台。谈到这列喜剧气氛浓厚的小火车,导演特意要将悬念留在演出当天,“在火车头上会发生很多喜剧,但我不能提前透露。之所以选择车头,是我希望给杜尔卡马拉一个独一无二的出场方式。在其他制作中杜尔卡马拉曾乘坐热气球、汽车和卡车登台,但开着蒸汽火车还是第一次。”就是在这辆复古气息浓郁的蒸汽火车前,男主角内莫里诺饮下爱情灵药,一场阴差阳错的爱情喜剧也由此上演。而在这一版本中,兜售“爱之甘醇”的杜尔卡马拉被夸张塑造成一位满头白发、不修边幅的科学怪人形象。

  同时,导演还将在舞台上绘制真实、细腻的意大利南部生活画卷,通过多媒体投影的变化为观众呈现梦幻田园中完整的一天。从清晨薄暮时的劳动景象到午夜时分的狂欢盛宴;从正午时分内莫里诺饮下爱之甘醇,到星空月夜下他深情咏唱“偷洒一滴泪”。观众将伴随“天色”变化,完全融入悠闲的田园生活和浪漫的爱情故事中。(完)

  周海圣告诉记者,放在宫殿特别是宝座两边的麒麟造型形象,大部分都是成双成对出现的。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时,由于他们对文物并没有成双成对之概念,故而其中一只流传到了法国枫丹白露宫;另一只则被英国人拿走,一直在私人手中流转。周海圣所藏这只麒麟还曾在台北举办的“圆明园特展”中进行展出。

  被窃的另外一件文物——金曼扎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中国文物精品。金曼扎是藏传佛教的寺庙摆设品,金罐通体如意花纹闪闪发光,镶有珍珠、绿松石和红宝石,非常奢华。但在价值方面来说仍然不及珐琅麒麟,从其摆放的位置看——它并没有被陈设在中心的位置。   文/陈隽情

本文转载于365备用网址http://www.toosui.net/,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