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镇北堡影城步入“后张贤亮时代” 为长沙建当时全国排名第二火车站

时间:17/06/08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百家乐代理

  据新华社银川1月27日电 26日晚,已故作家张贤亮创办的宁夏镇北堡西部影城如期迎来一年一度的新春答谢联谊会,然而这次打破多年来在影城“百花堂”举行的惯例,联谊会首次移师银川市内一宾馆。

  而这一联谊会也是张贤亮之子张公辅从父亲手中接过“权力棒”后的首次亮相。正如举办地的变更一样,2015年的镇北堡西部影城在张公辅的带领下也将迎来“新的发展”。

1977年刚刚建成时的长沙火车站。资料图片

  “在父亲和我眼中,镇北堡不仅仅是一个旅游景点,而是一项文化产业,如果是前者,我们根本无需改变,但作为后者,我们需要不断创新、不断探索,让它成为一个既有传统文化,又能容纳新思路的文化创意基地。”张公辅说。

  他说,父亲张贤亮以“荒凉”“沧桑”为卖点是那个时候所需要的,而未来的影城,父亲和他都希望能热闹起来,不仅能够将中西方文化融合,古朴与现代交汇,冬季与夏季同乐,更可以为游客提供一个24小时都能开心的玩耍的地方。

谈及往事,90岁高龄的周瑞生老人精神抖擞,神采飞扬。 长沙晚报记者 王志伟 摄

  长沙晚报记者 聂映荣 实习生 崔莉

  近日,得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万里在京逝世的消息时,长沙90岁老人周瑞生心痛不已,直到现在,他都对万里心存感激,他觉得长沙这座城市应该感谢万里。40年前,时任铁道部部长的万里排除万难,调集众多资源,为长沙建了一个当时全国排名第二的火车站。更重要的是,他将限制长沙城区发展的铁路线迁至城郊,让长沙得以“松绑”,并迅速发展。当时,万里特意在长沙待了8天。昨日,时任长沙市城市建设局副局长的周瑞生回忆起当年的往事,“希望更多的长沙人记住这位老人。”

  困境:城区被铁路围在“月亮粑粑”里

  1925年出生的周瑞生是个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抗战期间,经过文夕大火、三次长沙会战和长衡会战,这座文化古城被毁成了一片焦土,重建迫在眉睫。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资金和材料短缺,长沙城区的建设发展很慢。

  周瑞生说,当时,除了上述因素,长沙的发展还有一个很大的制约因素,就是老京广铁路。长沙老火车站位于小吴门附近,京广铁路从城区边缘通过,出入的道路都与其交叉,有时连消防车赶赴灭火现场都要受火车通行的影响。

  西边被湘江隔开,东边被铁路线以弧形包围,长沙城区受此限制,扩展建设难以推进,“那时的长沙,就被围困在这个‘月亮粑粑’里面。”周瑞生记得,为解决这个问题,截至1974年,长沙市政府及城建局领导前前后后到铁道部跑了16次,希望能把火车站和铁路线迁建至城郊,但这些努力都没有结果。

  “那时长沙城区的发展这样受限,不管是市领导,还是我们这些城市建设者,都心急啊!”周瑞生说。

  承诺:哪怕向全国募捐,也要建好长沙新站

  万里自己曾称,在铁道部和安徽工作最惊心动魄。1975年1月,万里被任命为铁道部部长。此时的中国铁路正处于半瘫痪状态,上任1个月多后,万里分别前往浙江、湖南株洲等地调研,随后来到了长沙。

  周瑞生清楚记得,万里当时带来了30多位建筑工程方面的专家,一起住在湖南宾馆。到长沙后,他立即针对长沙火车站及铁路线的迁建问题召开了会议,长沙市里参加会议的,只有时任长沙市副市长的王蔚琛和时任长沙市城市建设局副局长的周瑞生。

  “一听他说话,就能感觉到他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周瑞生说,在整个会议过程中,万里直指各大关键问题,听取意见后,又一一道出自己的看法和计划,没有一句空话套话。就在这次会上,万里提出,长沙火车站要新建,并且要以高标准来建设,使之成为全国规模仅次于北京的火车站。

  当时,大家都担心资金和材料不足,根本建不出这样一个火车站。 “困难确实很大,但我会把资金材料做到位,哪怕是向全国募捐,也一定要把长沙新站建设得好一些。” 万里直接打消了大家的顾虑。

  事实确实如此,新的长沙火车站建成,真的成为了当时全国第二的火车站。整个建设过程中,铁道部把资金和材料都下拨到位。时隔40年,周瑞生仍不禁竖起大拇指感慨:“他真是一位很有魄力的领导。”

  经过:

  在长沙8天,确定“火炬版”火车站

  决定要建新的火车站,那火车站要建成什么样呢?在当天的会议上,万里当场向专家们提了要求,新站一定要体现长沙的特征,要让外地人甚至外宾第一次到长沙,未见“长沙”二字,也未听别人介绍,看到这个火车站,就知道自己到了长沙。

  会后,万里为了推进火车站和铁路线的迁建,在长沙待了整整8天。在此期间,30多位专家最早提出了16个设计方案,后来万里亲自参与遴选,从16个,到8个,到4个,到2个,最终确定了一个。

  “这么大的工程,很多细节都要照顾到,他那8天里肯定也是日夜加班。”周瑞生说,最终的方案由万里拍板确定,主要结构是“方盒子+钟楼+火炬”。方盒子是指下面的主楼,钟楼是为了方便大家看时间准时乘车,火炬则是为了体现长沙元素。

  当时,火炬这一元素有比较特殊的政治意义。万里提出,湖南是毛主席的家乡,长沙又是毛主席早期从事革命活动的城市,火炬代表“星星之火”的源头,体现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思想。

  周瑞生回忆,这个火炬的设计还有一个小插曲,即火苗到底朝哪个方向让大家绞尽脑汁。新火车站坐东朝西,如果火苗朝东,会被认为是“西风压倒东风”;如果朝西,朝向就和车站大门一样,不美观;如果朝北,直指北京不妥;如果朝南,则与中央“背道而驰”。2个多月后,火苗最终确定为朝上,体现“风平浪静,国泰民安”。

  “在当时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下,万里为了长沙的建设,肯定扛下了不少压力。”周瑞生说。

  解困:迁出铁路线,让城区顺畅发展

  随着新火车站的建立,铁路线也终于得以迁建。在此之前,万里特地交代,新的铁路线与城市道路交叉时,一定要采用立交高架,“哪怕多花些钱,也不能影响城区将来的发展。”

  此后,长沙城区向周边的发展变得更加容易、更加迅速,随之而来的是五一大道的延伸、解放路、芙蓉路、人民路的建设,人们的出行也变得更加便捷。周瑞生说,自己作为当时城建局的工作人员,对这个变化感受格外深。他形容当时的长沙:“就像一个被绑了很久的人终于被松绑了,而这个帮忙松绳子的人就是万里。”

  更重要的是,长沙市领导跑铁道部跑了16次,这个“老大难”的问题都没有解决,万里上任后,长沙市领导并没有进京报告,万里却主动过来帮忙解决了,“足见他真的关心长沙这座城市的发展。”

  周瑞生记得,关于火车站前面的五一大道的建设,万里也提了想法。上世纪50年代初期,五一大道只建了韭菜园至湘江一段,由于这是一条城区主干道,算上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当时的市领导要求按照34米的宽度进行建设,但被批评是“铺张浪费”。

  1975年,在安排新火车站建设时,万里说:“我觉得34米都不够,80米才可以。”后来,五一大道被拓宽到了60米。回忆到这些时,周瑞生指了指五一大道的方向说:“看看现在,就知道当时万里的说法没有错,他确实是个有前瞻性的领导,敢想敢做。”

  记者手记

  让更多长沙人铭记万里

  昨日的采访是在周瑞生家中进行的,当记者提了第一个关于万里的采访话题时,90岁的老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才开始讲述。当时,记者对老人家的这一举动有些意外。听完他的讲述后,记者才恍然大悟。

  聊起这些往事,老人家精神矍铄,2个小时甚至没喝一口水。他说,自己到年纪了,说不定哪天就走了,他想尽快把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告诉更多生活在长沙的人,“万里对长沙的贡献远不止一个火车站那么简单,应该有更多的长沙人在心里铭记他。”

  以此为目标,镇北堡西部影城今年将继续开展第二季的奇幻夜游和冬季旅游项目,除此之外,正在准备的“鬼文化主题展馆”也将融合Cosplay元素,游客不仅可以参与其中,同时又能通过很Q的鬼怪们,了解中国神话传说中的文化内涵。另外,在不久的将来,“张贤亮先生纪念馆”也将在西部影城落成,以此来纪念他在文学及影视城文化创意上的成就。“张贤亮文学奖”也将设立,以鼓励宁夏青年的文学创作。

  “市场竞争瞬息万变,未来不可能一马平川,我的尝试有的能成功,有的会失败,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永葆敢于尝试的心,加上全体影城人的努力,总能找到适合未来发展的道路,把父亲留下的这座瑰宝做得更好!”张公辅说。

  采访过程中,还有一位83岁的老人也在旁边,他是长沙市政公司原党委书记白世勋,曾参与五一大道延伸等工程建设。他说,自己虽然并未与万里直接接触,但他很清楚万里对长沙的支持,为缅怀万里,他特意写了几句话:“鹏程万里意志坚,排除艰险不怕难,为党为民办实事,建设长沙功战先。”

本文由线上百家乐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