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民体验中法300年香料贸易文化 3家邻居助妇女逃跑后17人遇害

时间:17/06/12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比分网

昆明市民体验中法300年香料贸易文化

图为游客正在观赏调香器具 和晓莹 摄

图为游客通过电子设备查阅云南香料植物相关知识 和晓莹 摄

  昆明1月23日电 (和晓莹)“哇!你看,以前的法国香水瓶竟然出自明代钧窑,还有很多国际大牌香水里的香氛也是从云南的鲜花里提炼出来的,真想不到。”23日,游客杨维跟随拥挤的人潮走进昆明“花之城”中法300年香料贸易博物馆,通过18世纪中法贸易中的海港、货轮、码头、歌剧院大街等真实场景,体验中法300年香料贸易文化。

  中法300年香料贸易博物馆,分为植物孕育区、交通运输区、香料提炼区等,馆内复原了18世纪中法贸易中的海港、货轮、码头、歌剧院大街的真实场景,通过声、画、影像、文字解说,讲述300年前法国传奇调香师Jean Fargeon第一次将云南的花萃带到法国,用其调制出神奇香氛,改变巴黎街头名媛绅士们的生活方式,甚至整个法国香水业走向的历程。

  “云南的鲜花很有名,但我从来不知道它跟法国有这么深的渊源,参观完整个博物馆,对云花的了解更进了一步。”杨维说,比起一般的旅游景点,这个别具一格的博物馆给她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文化体验。

  以花闻名的云南是名副其实的香料大省,在全中国500余种香料植物里,云南就有365种,占73%。曾有无数的欧洲商船将云南的植物和香料运往欧洲,茉莉、兰花、山茶和茶叶等云南鲜花和植物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洲人的生活轨迹。至今,在一些国际大牌的化妆品中,仍然可以找到云南香料植物的踪迹。

三峡晚报讯 采访对象:陈炳昌,男,1924年12月生,西陵街道樵湖岭社区居民

  采访地点:西陵区樵湖岭街13-202  采访时间:2013年9月18日

  采访人员:余学新(摄像) 吴大勇(整理)

  我是土生土长的宜昌人,我的出生地是土街头,有5兄弟,我老幺。日军来时我十六七岁了,我给日军当过苦力做过工,那时干一天日军给几元钱。

  要说明的是,我去那儿做事是保长派的,做内勤,也就是打扫卫生洗衣服,我服务的是什么单位呢?日军的慰安所。慰安所在临江溪那儿,有10到20个妓女,都是日本人,她们住在靠江边的帐篷里,有时也给小食品我们吃。在日军慰安所当差了一年多时间,从那儿出来后就学做生意,卖过烟卷副食等,1945年以后就出去学驾船了。

  日军在宜昌时,奸淫烧杀很随便,他们在铁路坝围有电网,曾有一个人从此地路过,日军就放狼狗咬他。也有日本兵外出强奸妇女的,他们不管老少都胡来。那时铁路坝是日军的机场,停飞机,用电网围着。据说有人从铁路坝日军机场过路,只要稍稍越界就被日军杀了。

  日军飞机不仅炸宜昌,还炸乐天溪、黄陵庙、三斗坪,飞机轰炸宜昌时,到处炸,一次出动9架飞机,每3架为一组,轮番进行轰炸,炸死的人不少,有炸飞的人肉在电线上挂着。后来日军占领宜昌后就没有炸了。

  两次被日军抓O

  采访对象:牟少登,男,1926年7月生,伍家乡火光村村民

  采访地点:伍家乡火光村2-24号

  采访时间:2013年9月26日

  采访人员:周兵 (指导) 余学新 (主持)文丰(摄像) 吴大勇(整理)

  引导人员:胡家清 王兵

  日军来时是1940年,那年我14岁,正在读书,曾有两次被日军抓O。

  第一次是被日军拉O去挑稻草,稻草要挑到共前村石板河日军的马队去,我挑了6h薄S捎谌诵。湓诎肼罚站挛遗芰耍棺帕舾銮贡何遥蚁胛沂腔夭蝗チ恕W∥腋舯诘钠杜┝跻诵拢笔奔宋业那榫埃行木任遥蛉站细龉担牟恍校故歉鲅D歉銮贡戳宋壹秆郏昧跻诵掳镂姨糇吡恕?/p>

  第二次是被日军抓到伍家岗的毛家河W弊隹嗔Α8堑贝妒鹿ぃ悦鬃龇梗胤骄驮谙衷诘陌艘桓殖趴冢站蛭颐牵野す髯樱写挝颐跋斩阍谏缴舷胩优埽跻诵录耍盐掖饺站嵌匀站担剐∈茄煽嗔Φ牟恍小U庋站虐盐曳帕耍导适橇跻诵掠志攘宋摇?/p>

  日本投降后,日本兵走时,都有中国兵押着,记得那时长江正涨水,日军走时还丢了箱炸弹在这儿,人们都不敢动,后来国军把它们弄走了。

  那时国军有部队驻在九子洞,他们有时对日军打几炮,也对驻在求雨台的日军打炮。

  日军在本地的恶行

  采访对象:蔡日洪,男,1927年4月生,伍家岗街道龙盘湖社区居民

  采访地点:龙盘湖社区居委会

  采访时间:2013年9月27日

  采访人员:余学新(主持)文丰(摄像)吴大勇(整理)

  引导人员:胡家清 牟朝明 陈莹 杜娟

  日军是1940年农历5月初5来的,先有飞机轰炸,飞机上还有机枪扫射。他们来时,我们都躲在郭家洞,洞的入口宽大,进去一点则是个紧身口,再进里面去又很宽大,因为洞有个紧身口,日军不敢进那个洞。

  日军当时驻在高家店、勒子包、阮家湾等地,阮家湾也就是现在有人说的日本包这个地方。日军有马,有马队,马队就在现在的黄龙寺飞机场一带的地方。

  当时我十二三岁,被日军捉去当过苦力,给日军挑水、割草。一次割草时我找了一个机会跑了,为避日军搜索,在竹林子里睡了一夜,第二天才从董家嘴也就是现在的共谊村跑回来。

  日军抢东西,猪、羊、鸡、牛都抢。日军放火烧房子,共联村的曹家窝子就烧了几间屋。日军还强奸妇女。

  中日军队在岩插尾(即下临江溪)打过一仗,因为日军要从这里过河到江南去扫荡,与国军发生过交火。

  在土门修建机场

  采访对象:李相义,男,1928年6月生,伍家乡共和村村民

  采访地点:伍家乡共和村村委会

  采访时间:2013年9月27日

  采访人员:余学新(主持) 文丰(摄像)吴大勇(整理)

  引导人员:杨传吾

  我出生在虎牙,日军来时,人们逃难跑光了,那时我妈在大户人家干活,我到妈那儿去玩,也就给妈所在的主人家干活放牛,日军来了,我和妈也就跟着主人家逃难。

  日军打人杀人。日军见了人就打,对老年人特别凶狠,见到有人长胡子,上去就扯胡子,扯得血流,还用皮鞋踢,专门踢踝骨头,然后把人扛到肩上往地上丢。日军杀人用东洋刀,先把人捉来,然后要人跪下,接着一刀削了,过后用土把尸体掩一下,或者干脆就是只用枯树枝掩一下了事。他们在田中间挖了一个四方井,有两丈深,是专门用来杀人的。

  我干过苦力,修过日军在土门的飞机场。那时我帮老板家里放牛,保甲长派了老板的工,老板要我去顶他的工。我在土门修了几年,没有休息,早上四五点起床开饭,然后上工,下午四五点下工。晚上日军就把我们关在兜子岩枫香树脚下的一间屋子,几百个苦力都关在一间屋里,就直接睡在地面上,也有苦力被打死的。

  日军烧老百姓的房子,开始来时烧得多些,以后住下来就少些了。

  家人惨遭日军杀害

  采访对象:汪绍文,男,1937年2月生,s亭区居民

  采访地点:古老背街办古老背社区新正街51号

  采访时间:2013年8月27日

  采访人员:余学新(主持)文丰(摄像)吴大勇(整理)

  引导人员:李万文

  我家在古老背街上。日军当时在这儿住了有10多个人,其中军官叫井司,他们残忍无道。

  我父亲汪继秀被日本飞机炸死了。1941年,我们紧邻的3家20个人,有17人惨遭日军杀害。起因是日军要“花姑娘”。街上有一个女的在我家隔壁一户人家的帮助下逃跑了。汉奸知道后,向日军报告,日军晚上就过来报复,我们3家20人,仅跑出3人,剩余的17人都被日军拉到江边用刀砍,杀害了,尸体就扔到江里。这17人中,有我大哥、二哥、二姐和弟弟,有朱家1人,有胡家3人,其余的都是汪姓人家。

  日军占领这里时,只有白天上午可以做一下生意,一到下午和晚上就不准做生意了。日军常常穿着三角裤在大街上走,见到女的就要强奸。

  日军都是在河边的码头杀人,把老百姓的脚用木头绑了,丢到江中,任其淹死。河边还有一个关人的洞子。

  日军在江口杀人

  采访对象:周大宽,男,1924年10月生,马家店街道江口社区居民

  采访地点:马家店街道江口社区李家巷31

  号

  采访时间:2013年8月14日

  采访人员:余学新(主持)文丰(摄像)吴大勇(整理)

  引导人员:黄圣亮

  日军用飞机扔炸弹轰炸占领了江口,时间是1940年5月19日。占领后,以三角店为界,以上为难民区,以下为军事区。

  他们的到来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灾难。百姓被迫逃难,我们家就逃难到了百里洲去了,那一年的冬月间我们两兄弟和妈又才回到江口,住在费家巷。日军残酷杀害中国人,杀了有几十人。原来的机械厂即万花堰是杀人场,一般一次杀两三人,每次杀人我都去看。同时,在江口横堤搬运公司杀了六七个人,在原来酒厂、桃花店也杀过人,一般用刀砍杀,先杀后扔到江里去。一次,有一被砍杀但并未死的人扔进江里后,欲逃跑,被日军发现,就用枪射杀死了。

  同时,日军在这儿建过三个碉堡,分别在建筑公司、酒厂、横堤。

  我记得日军是1945年8月20号的夜里撤走的。

  “此博物馆的打造意在进一步扩大‘云花’知名度,展示云南丰富的香料资源,为游客带来不一样的文化体验。”该博物馆负责人鲁雪琼介绍,自12月开馆以来,博物馆每天迎来省内外游客4000至6000人次,已经成为昆明最热的旅游景点之一。

  记者看到,除了博物馆外,在整个昆明“花之城”中,还有面积近6000平米的花卉种质资源圃、花园商场、4D穹幕体验厅等,游客穿梭在800万株珍贵花卉植物丛中享受天然氧吧的同时,还可以跟随一株株云南的鲜花穿越到18世纪,漂洋过海抵达法国,体验一段神奇的芳香之旅。(完)

  本版稿件、图片由市政协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