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年前英军血战阿拉曼 千余件作品入围第八届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终评

时间:17/06/22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足球直播网站

“正义之胜”记者探访埃及阿拉曼英军墓地

  贵阳1月13电(刘德茂)记者13日从多彩贵州·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组委会办公室获悉:多彩贵州·第八届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吸引了14个国家和地区的6.7万幅(作品)参赛,现有1548件单幅作品、152件组图作品入围终评。

  多彩贵州·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是一个反映全球原生态文化,以原生态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为宗旨的国际摄影展,现已成为贵州省规模最大、水平最高、影响力最广的国际摄影艺术活动。

  从埃及最大港口亚历山大一路向西大约200公里,在蔚蓝的地中海和炙热的撒哈拉大沙漠之间,有一个小镇叫阿拉曼。73年前,异常惨烈的阿拉曼战役中,英联邦军队付出牺牲1.35万人的代价,击退“沙漠之狐”隆美尔指挥的法西斯军队,二战北非战场就此迎来转折。5月中旬,“正义之胜”采访组来到了这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小镇,寻访二战北非战场的遗迹。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陈炳山 吴俊

  融化的炮口,诉说战争的惨烈

  在阿拉曼附近的沙漠中,多年来当地人总能捡到各种二战中被丢弃在那里的武器装备。埃及军队中尉默罕默德告诉记者,在1999年,他们还捡到过一架残缺的飞机,在1995年捡到了一辆几乎完好的军用卡车。“这辆车被埋在了沙漠里,1995年,我们战士发现后,做了简单的清理保养,加了油,汽车竟然发动起来了,直接开回了营地。”他说,当时很多武器在战争中被打成了稀巴烂,但也有很多武器基本完好,只是由于油料不足,或者战斗紧张而匆忙弃置在沙漠里。尤其是德国军队和意大利军队败退的时候,很多重型武器都被扔在了沙漠里。

  在阿拉曼军事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艾哈迈德带记者来到一辆意大利军队在阿拉曼战役里使用过的坦克前,他指着坦克上破损的洞说:“你看这辆坦克的装甲被打穿了,因为装甲很薄,所以经不起英军反坦克炮的轰击。”他介绍说,这辆坦克是菲亚特公司生产的,汽车厂家临时拉来做战车,质量不行。在二战中,意大利、德国、日本等国家都进入战时体制,很多民用工厂转行做军工。

  战场遗址陈列的武器中,有一架高射炮的炮口严重扭曲变形。“当时战斗太激烈,高射炮持续开炮时间太长,高温导致炮口软化变形。”烧焦残缺不全的车轮、驾驶室不翼而飞的运兵车、摔下来大卸八块的飞机……这些都是惨烈战争的见证。

  记者在埃及藏书最多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寻找了一个下午,找到了不少关于阿拉曼战役的资料。菲力普在《阿拉曼》这本书中,记录下了阿拉曼战役的实况:“炽热的沙漠在抖动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味儿,成群的苍蝇像乌云一样盘旋,趴在尸体和粪堆上,折磨着伤员。战场上到处都是燃烧着的坦克和运兵车,还有损毁的武器装备……”

  血战阿拉曼,扭转北非乾坤

  从阿拉曼继续向西,沿着亚历山大—马特鲁公路驱车3个小时,就到了与利比亚接壤的埃及马特鲁省的首府马沙马特鲁。在马沙马特鲁西北3公里海边的悬崖上,有一个山洞,阿拉曼战役中,这里曾经是德意军主帅隆美尔的指挥所。这个洞穴现在已经被改造为隆美尔博物馆,博物馆不大,馆内的收藏也不多,能引起人注意的主要有隆美尔穿过的皮大衣、用过的指南针和做过标记的地图等物品。

  据博物馆讲解员介绍,隆美尔当年经常在洞口眺望地中海,在海滩上漫步。隆美尔可以说是举世公认的战术大师。从1941年接手北非军团的指挥之后,一举扭转败局,多次以少胜多,挺进1200公里,将英国军队从利比亚一直赶到了埃及的阿拉曼。希特勒的目标是夺取苏伊士运河,进而进入印度洋和太平洋,与日本法西斯会师。节节败退的英军被迫临阵换帅。

  在开罗著名的胡夫金字塔下,坐落着米纳豪斯酒店,这里是1943年11月开罗会议召开的地方。记者来到酒店探访当年的会议室和会议巨头住过的套房。面对金字塔的酒店二楼是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套房,而在丘吉尔的楼上,几乎同样规模但视野更好的房间,住的是当时英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酒店客房部的沙克利亚·哈姆扎告诉记者,蒙哥马利因为在阿拉曼战役里一战成名,一举扭转北非战局,才赢得丘吉尔的格外礼遇。

  艾哈迈德在阿拉曼军事博物馆指着地图告诉记者,1942年10月23日,由蒙哥马利率领的盟军向德意联军非洲军团发起进攻,大约30万人血战阿拉曼,双方都死伤惨重。燃料给养严重不足的德意联军这次没能重演“以少胜多”的奇迹,盟军终于在11月4日胜利地结束了整个战役。

  令人心碎的墓志铭,控诉战争的伤痛

  英军墓碑上,都会刻着他们生前的兵种、所属部队、去世时的年龄,有的上面还有简单的墓志铭。这些墓志铭中,往往饱含亲人对他们的思念,读来让人唏嘘。其中,最让人心碎的是一位母亲给阵亡儿子的一句话。墓地第3区F排的第二块,是G.F.Godfrey的墓碑,墓碑下部刻着母亲给他的一句话:To the world, he was a soldier. To me, he was the world. 意思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只是一个兵;对于我来说,他是整个世界。”儿子永远留在了22岁,我们可以想象这位失去爱子的母亲,是怎样的痛不欲生。

  从英军墓地继续向西,在路的北边,有一个城堡一样的建筑,这是德军墓地。守墓人马格德告诉记者,这里埋葬了4000多具德军尸体。记者跟随马格德进入城堡一样的墓地,迎面是一幅教堂风格的壁画,左边画的是三个士兵的形象,右边画的是三个女性形象。“左边的形象代表父亲、丈夫、儿子,右边的代表母亲、妻子、女儿。”马格德指着右边的图说,她们一个闭着眼睛,一个捂着耳朵,一个紧握双手在祈祷,表示她们实在不想看到战争和死亡,也不想听到亲人伤亡的消息,只有祈祷亲人的平安和世界的和平。

  从德军墓地再向西大约5公里是意大利军队的墓地,这里同样埋葬着成千上万的阵亡将士。1992年就在墓地工作的哈迈德告诉记者,意大利军队在阿拉曼战役中除了死亡的,还有3.5万人失踪。

  多彩贵州·第八届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由贵州省人民政府、中国新闻社、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共同主办。

  战争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为正义的战争血染沙场和为法西斯卖命,同样是牺牲,价值却不可同日而语。但对于他们的家人、亲友来说,伤痛应该是同样的。在阿拉曼战役73年后,我们铭记历史,在于维护和平。

  本次大展共收到来自中国、澳大利亚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6.7万幅(组)作品。经过12名专业评委综合评定,最终有1548件单幅作品、152件组图作品入围终评。

  据悉,中国摄影家协会将于1月22日组织专业评委对入围终评作品进行最终评审,评选出58幅(组)优秀作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