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微博辟谣:有人冒名开QQ号 把生的机会留战友

时间:17/08/08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全讯网2

  网友爆料称有人冒章金莱之名开QQ号欺骗粉丝  

  近日演员六小龄童章金莱在微博中置顶辟谣微博,称被人冒充开QQ欺骗粉丝,并提醒粉丝不要上当。昨天,记者找到该QQ号,对方自称是六小龄童本人,更叮嘱粉丝不要去微博求证其身份。对此,六小龄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一切以微博声明为准。

  冯锡泉的两个侄子 现代快报记者 朱鲸润 摄

  六小龄童微博发声辟谣

  “近来有网友告知有人以我的名义开了QQ欺骗粉丝,今天在他的QQ和QQ空间看到他的资料和错字连篇、书写重复的文章,在此告知:我没有QQ号,也没时间在网上聊天、玩游戏,不要相信这个不敢与大家语音、视频交流的骗子,如有人在此QQ上与他联系业务受骗都与我无关。”六小龄童在自己的微博中置顶这条辟谣信息,更是贴出多个网友向其爆料的截屏。有粉丝加了该QQ为好友,冒充者与其交流全程都自称“章老师”。

  为了让观众和自己有真正的接触,六小龄童此番还特意贴出自己的认证博客截屏,其中写明了他的通讯地址和公司以及经纪人联系方式,记者注意到,联系方式中确无QQ号码。

  冒牌者称不要在微博求证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试图添加该冒充者QQ为好友,无奈对方始终没有同意。记者看到他在自我介绍中写着,“我是六小龄童(章金莱)”,头像使用的也是六小龄童在微博中发过的一张照片。QQ信息填写的生日也和六小龄童本人吻合,所在地是北京朝阳区,QQ的使用年龄则为0。

  记者注意到,为了避免被粉丝去认证,他特意提醒众人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要到微博去核实,“你们不要在我的新浪微博私信上问我有没有QQ,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在新浪微博上私信问我有没有QQ,过会说没有。”其中“过”字疑似“我”的误笔。对于粉丝的质疑,他解释是不希望公开自己有QQ 号一事。

  对此,记者致电六小龄童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一切以六小龄童发布的微博为准,不排除使用法律武器维权。

  78年前的南京保卫战,让无锡籍抗日战士冯锡泉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4岁,他也永远留在了自己誓死保卫的南京城。日前,现代快报发起了“英魂祭·寻访南京保卫战江苏籍殉难官兵全媒体行动”。有无锡读者联系到快报,称殉难官兵名单中,无锡的“冯锡泉 一等司机比照上士”正是他的小叔,希望通过快报了解到更多关于冯锡泉的事情。

  现代快报记者 薛晟 朱鲸润

  意外

  在快报上看到叔叔的名字很激动

  3月24日,现代快报启动“寻访南京保卫战江苏籍殉难官兵”全媒体行动,并于4月13日首次刊登了南京保卫战172位江苏籍殉难官兵亲属的名单。这份名单中,有一名无锡战士叫冯锡泉,档案信息中记录,他是一等司机比照上士,父亲叫根发,母亲是张氏。就在名单公布后不久,现代快报便接到了一个来自无锡的电话,电话的那头是一名无锡老人,老人称是冯锡泉的侄子。

  今年65岁的冯炳贤是冯锡泉的大侄子,老人说,叔叔已经去世70多年了,能在报纸上看到他的名字,家人很激动。“后来我们再看报上的内容,写着冯锡泉的父亲叫根发。我爷爷就叫冯根发。”冯锡泉的小侄子冯炳芳今年也已经61岁了,他说,信息里写的冯锡泉母亲的名字好像不对,“我奶奶的名字叫朱秀英。”

  冯炳芳说,他们十分感谢现代快报能刊登这份名单,让叔叔冯锡泉的往事再次被大家关注。

  追忆

  他誓死保卫南京,一心想把日本兵赶走

  “(1937年12月)南京保卫战时,我父亲和叔叔是同一个部队的,说起来,还是我父亲介绍叔叔去部队开车的。”冯炳贤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父亲冯云泉15岁的时候经人介绍到南京国民党军队一个团长家里干活,有一次冯云泉修好了那位团长的汽车,团长就让冯云泉当兵开车。

  1933年,冯云泉将弟弟冯锡泉带到南京,跟自己一起在部队开车。“后来叔叔给一个军官开车。”对于叔叔的印象,冯氏兄弟表示,很多都是听父亲、爷爷等人生前讲述的。

  “南京保卫战时,部队得到命令,要转移到云南,当时叔叔本可以和父亲一起走的,但血气方刚的他自愿留了下来。”冯炳贤说,叔叔本来是有机会活下来的。“当时他的上司给他一块木头,让他抱着游过河去活下来,但叔叔不肯走,把木头给了别人。”冯炳芳说,叔叔没结婚,又是个倔脾气,一心想把日本兵打走。“得到叔叔的噩耗时,父亲所在的部队刚到镇江,叔叔生前的那些事都是听他的战友讲的,更令家人痛心的是,听说后来叔叔是被日本兵抓去烧死的。”冯炳贤说,知道叔叔的死讯家人十分悲痛,尤其是奶奶,把眼睛都哭瞎了。冯锡泉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4岁,并永远留在了自己誓死保卫的南京城。

  愿望

  能有个地方让家人寄托哀思

  据冯氏兄弟介绍,叔叔战死后,他们家里只听到了关于他的死讯,连一件他的遗物也没有。而父亲冯云泉于1964年患病去世。

  北京晨报96101热线新闻

  记者 张静雅

  “爷爷1972年去世的时候是92岁,他临终前最念念不忘的就是交代我们,今后要好好拜祭叔叔。”冯氏兄弟说,他们也希望通过现代快报的报道,能有知情者给他们讲述更多关于叔叔的故事。另外,他们特别希望以后能有一处专门的纪念场所,让他们这些殉难官兵的家人们可以有个地方为战死的亲人献上一束花、摆上一壶酒……

本文转载于申博,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