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回归故土文物 已服务近20年(图)

时间:17/05/31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足球直播

西班牙归还哥伦比亚的文物

美国归还给泰国的文物

  禾 泽

  2014年,一些国家加强了对流失文物的追索和对文物走私的打击。在世界多国的共同努力下,一大批文物回到了它们的故土。

  部分圆明园文物回到中国

  归还国:挪威

  2014年,7根圆明园大理石柱重回故里。一个多世纪前,它们被当时在中国定居的前挪威骑兵军官买走,后来成为卑尔根KODE博物馆收藏的2500件中国艺术品的一部分。

  2013年,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黄怒波向这家挪威博物馆捐资1000万挪威克朗(约合160万美元)。作为回报,这些石柱被送回中国,并放在黄怒波的母校北京大学展出。北京大学还与该博物馆共同开展了学术合作项目。

  250件文物回到埃及

  归还国:法国

  2014年11月,法国边境部门发布公报称,法国当局向埃及归还了250件被走私分子运出的古文物。该部门的工作人员在2010年3月至11月期间,在法国戴高乐机场从走私分子手中查获了这些文物。

  巴黎卢浮宫证实,这些在埃及被盗和被走私运出的文物中的239件是真品,包括护身符和陪葬雕像、陶制和石制器皿以及古钱币等诸多珍贵物品。

  671件文物回到哥伦比亚

  归还国:西班牙

  2014年6月,西班牙将671件前哥伦布时期的文物归还给哥伦比亚,总价值约670万美元。

  西班牙警方在一次缉毒行动中收缴了这些文物,它们都是贩毒组织在拉丁美洲国家通过偷盗或非法购买所得。后来,这些文物长期在西班牙美洲博物馆内作为展品面向公众展出。

  被归还的671件文物中,大部分是陪葬器皿和印章,少量是精美装饰品,如玻璃或石头做的项链。在与“哥伦比亚打击文化遗产非法贩运委员会”进行协调后,西班牙做出了归还文物的决定。

  9枚印章回到韩国

  归还国:美国

  2014年4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青瓦台正式向韩国归还在朝鲜战争期间走私出镜的9枚朝鲜王朝印章。这些印章在韩美两国的合作之下,于2013年11月被美国国土安全部调查局查获。

  20余件文物回到秘鲁

  归还国:美国、瑞典

  2014年10月,美国向秘鲁归还了约20件古代文物,其中一些文物有着超过1800年的历史。据悉,一个中间人从挖掘墓地的秘鲁当地农民手中买下了这些文物,之后以邮寄的方式运送给了美国的一名走私犯。美国海关经过数年的独立调查,找到了这些文物。

  2014年6月,瑞典哥德堡市政府在利马向秘鲁政府正式转交了帕拉卡斯文明时期的珍贵纺织文物。早前,瑞典哥德堡市市长和秘鲁文化部曾就向秘鲁归还89件帕拉卡斯时期纺织文物而签署协议,协议规定,哥德堡市将把这些文物分批归还给秘鲁,返还工作将一直持续到2021年。6月12日,第一批纺织品文物(共4件)抵达利马,并在秘鲁国家考古人类学和历史博物馆向公众展出。

  554件文物回到泰国

  归还国:美国

  2014年10月,美国将554件失窃的文物归还给泰国,其中绝大多数是有5000年历史的古物。这批文物共554件,经考古专家鉴定后,正式存入泰国国家博物馆。

  这批古文物包括222件陶器、197件金属饰品、79件金属工具、35件各种材质的珠串、11件石器以及10件沙岩模具,多数来自泰国东北乌隆府挽昌古文化遗址,是在几十年前从泰国偷运出去的,原收藏在加州一家博物馆。

  2尊神像、3件石雕回到印度

  归还国:澳大利亚、美国

  2014年,澳大利亚把从纽约古董商手中购买的两尊印度教神像交还给印度。其中一件神像“舞者湿婆”是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于2008年向美国纽约古董交易商卡普尔买下的,美术馆当时支付了500万美元。另外一件神像“湿婆雌雄同体像”是新南威尔士艺术博物馆所购买、收藏的文物。

  印度警方是在2008年8月接到通报,得知在斯里普然坦村古庙的大型湿婆铜像不见了。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于2002年至2011年之间向卡普尔的公司买了22件艺术品,占其印度藏品的1/3。

  15日,什刹海荷花市场码头的摇橹船静静地停靠在岸边。当天是今年什刹海荷花市场码头运营的最后一天,近20年历史的摇橹船正式退役了。

  木质结构耗损严重 28条摇橹船服务近20年退役

  乘一条木船,和同船的游人说道着一路的见闻,耳边此起彼伏的船工号子伴着咿呀的摇橹声,顺着一池海水荡漾开来。什刹海的摇橹船,是很多老北京人记忆中不可或缺的,前日,这批在什刹海海域服务近20年的28条摇橹船正式退役,在停航前,老船工和游客们都不舍这些老朋友。

  最后一天:摇橹船有些孤独

  前日,28条摇橹船正静静地停靠在荷花市场码头,三四条船的船身已经被盖上了厚厚的毡子。最后一天,摇橹船没有出航,码头没有船工,没有游客来和这些老朋友告别,少了吆喝声的码头显得格外安静。摇橹船的最后一天,显得有些冷清。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坦言,由于近几天降温,已经三四天没有出船了,“船工都放假了,今天有点儿意外,本以为还会有人再来看看船呢。”此时,河对岸的什刹海码头已经拆除完毕,岸边只剩下几根木桩。码头入口和一旁的售票处都被上了锁,码头外有关摇橹船的介绍也被撤走。

  对此,什刹海摇橹船媒体负责人王晶称:“一个多星期前好梦江南码头就开始拆了,到日子了,所有的游船都该停了。没什么仪式,之后船就先停在码头。”下午五点多,荷花市场码头的木栅栏门被上锁,工作人员关闭售票处大门不再接待游客,有着近20年历史的什刹海摇橹船正式和游客道别了。

  【船工讲述】

  谢老大,39岁,队长

  20年了“老伙计该歇了”

  39岁的船工谢师傅在什刹海码头已经度过了15个春秋,因为在船工中岁数最大,又是队长,所以大家都称他为“谢老大”。“这船说来年头久了,还是1996年下水的。咱这船开出去,把整个什刹海弄得跟江南水乡似的,”谢老大靠着岸边的汉白玉护栏讲述,“最初就7个船工,22条船。人多了忙不过来就找蹬三轮的过来帮忙摇船,你去打听打听,附近蹬车的老师傅多半都是半个船工出身。”谢老大满脸骄傲地笑着,起身吆喝着招揽来往的客人。说到要换新船,谢老大手拽着纤绳,轻拍几下木质的船板,像是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着:“20年了,也该歇着了,老伙计。”

  魏师傅,36岁,工龄13年

  摇橹可是个“技术活儿”

  36岁的魏师傅2001年到什刹海当船工,站在船头一摇就是13年。“我没什么文化,十来年却习惯了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听人聊天,陪人说话,这日子过得挺舒坦。”魏师傅搓搓手,从休息室翻出一张皱巴巴的曲谱:“这是咱们开船收船时喊的号子,特意请通州漕运82岁高龄老船工赵庆福老师来教的,老人家倍儿精神,我们这些人跟着老人家喊起来那气势跟穿越了似的,倍儿带劲儿!”

  好多人就喜欢咱这风格,仿古、木头,有老旧的味道。也有客人来了就埋怨:“怎么这么破,”魏师傅苦笑了一下,“有客人找茬儿不仅仅在船新旧上,他们还嫌你划的慢啊,可咱们不是电动船。有次我船上8个游客嫌船慢,结果他们上来划了没两下手腕就酸了。这可是技术活儿。”

  王斌,35岁,工龄最大

  谷雨开船时“回头率绝了”

  “谷雨开船,七夕放灯,中秋赏月,端午赛船”这是什刹海码头一年中的四个重要节目。“每年4月底开船那才讲究排场,船头挂龙头,扯龙旗,十几条船喝着震天响的号子划出去,绕着什刹海划上那么一圈。呵,那回头率,绝了!”35岁的王斌有着独特的大嗓门,是什刹海摇橹船13名船工里“工龄”最大的一位。今年在什刹海举行的第一届摇橹船船工端午赛船,他一举夺魁,“没啥,就是技术好。‘春风吹,战鼓擂’,十几条船一起发出去,咱就是快。不但快,咱还稳,船头都放杯水,到终点看谁的水洒得少,嘿,我这十几年的平衡技术可不是盖的。赛船还得讲技术,从远处划过来靠着水流让船自己停进缝儿里,不偏不倚,没几个年头练不出这感觉。”

  【游客回忆】

  山东游客柳女士,寻古色

  “有种秦淮景的感觉”

  入夜,来来往往的游客多沉迷于后海酒吧一条街的风景,而忽略水上深夜驶过的船只。两岸霓虹灯的照耀下,游客从码头登船,船头挂起两顶大红灯笼,身穿旗袍的琴师端坐弹起一首古曲,船舱内闪着昏暗的头灯。船影、琴声、歌声、人影,都揉碎在水里,“有种秦淮景的感觉,”从山东来京旅游的柳女士称,“这还是第一次坐摇橹船,以前都是在电视和照片里看到这个,总觉得只有水乡那种地方才有这样的船,没想到今儿在这儿碰上了,古香古色,还挺有意思的。”

  北京姑娘熊女士,忆初恋

  “一路摇摇晃晃也踏实”

  “就怕错过最后一面,老北京这样的东西不多了,能再见一个是一个吧。”家住朝阳的熊女士听说摇橹船最近要停航了,特意赶来再坐一次。“跟他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什刹海,那会儿年轻人都图个新鲜。我没坐过船,一路摇摇晃晃的,他坐在我旁边一直拉着我手,觉着特别踏实。”家住海淀的耿女士谈起和丈夫第一次约会的场景仍是一脸羞涩,“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了,听说这批摇橹船过些日子就下岗了,我特意赶过来想着一家三口跟船合个影,顺道再坐回船。”

  ■旧船去向

  希望找个好去处

  据了解,新船的主体是铝合金材质的,但还是保留复古的江南水乡风格。王晶说,更换新船也是迫不得已,28条旧船已经服役近20年了,因为都是纯木打造的,每年更换零件和维修保养都需要耗费大量财力。对于这些船今后的去向,王晶表示已经有多家企业和个人有意愿收购珍藏,“但现在也还没谈妥,我们也想给摇橹船一个好的去处,希望有兴趣的文创单位、博物馆或者企事业单位来给摇橹船安置一个新家。”

  晨报96101现场新闻

  记者 陈佳兴/文

  2014年1月,美国向印度归还了3件曾落入商贩手中的失窃珍贵古老砂岩石雕。本次归还的珍贵砂岩石雕历史悠久,可追溯至11世纪至12世纪,总价值高达1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14万元)。

  王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