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非 非遗传承人学建模?上海非遗传承出新招

时间:17/09/08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五湖四海

  上海3月22日电 (记者 邹瑞s?“要有懂技术的人,把中国民间文化传统元素表现出来。我们的非遗传承人培训课程已经加入了建模的课程。”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非遗传承人培训班负责人姚诞22日告诉记者。

  在22日举行的“天工开物---非物质文化遗产全国精品邀请展”上,姚诞对记者说,希望非遗传承人能用数字化的语言,对各个领域加以发掘,做出有当代设计感的作品。

  格非

  格非的《江南三部曲》荣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围绕这部作品的创作,记者采访了格非先生。

  记者:从早期架空历史的先锋文学创作,到后来创作出具有厚重历史感的《江南三部曲》,您的写作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格非: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不能不说是年龄方面的增长,导致人的思想产生的自然变化。三十岁以前和三十岁以后,有家庭以前和有家庭以后,乃至每过一个十年,人所思考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孔子所言“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这也跟时代的变革有莫大的关系。20世纪80年代理想主义的文学氛围催生了一批先锋小说的诞生,我的作品像前期的《褐色鸟群》《迷舟》等也在这个潮流中应运而生。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文学阅读和写作的关系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加上后来席卷全国的商业化浪潮,几乎整个中国的文学创作都在这种变化中转向。最重要的是,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促使作家开始不断地反思自己,反思社会,写作风格和立意上的调整几乎是必然的现象。

  记者:你从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构思《江南三部曲》,而最终定稿要等到2011年。这么长的时间跨度,您在写作中有没有出现目的、心态上的变化?

  格非:这个肯定是有的。一个作家在动笔之前,他拥有所有的自由的可能性,然而一旦动笔,这种自由就开始衰减,而限制渐增。越往下写,文字和内容越来越清晰,所受到的限制反而越大。这自然会造成一开始的很多想法没有办法完全付诸笔端,此其一。

  时间跨度大还会遭遇的一个问题是,社会在持续快速地变化,人也在变。一开始感兴趣的话题,随着时过境迁,很可能就会失去兴趣和意义。新的东西不断涌现,然而要把它们放到正在创作的作品中去却并不简单。这应该说是在创作过程中最困扰我的问题,此其二。

  总的来说,最大的困难,还是在新与旧之间如何取得平衡。

  记者:你怎么评价《江南三部曲》?

  格非:其实,我很少对自己的作品下论断。因为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倾尽全力创作的结果,都是人生经验的积累,于我而言它们都是新的,所以每一部作品的出世对我来说都意义非凡。

  如果说《江南三部曲》有什么特殊之处的话,那给我印象最强烈的,恰好是它的创作时间跨度之长、篇幅之巨,几乎占满了我的这段生命。一二十年的时间里,除了研究教学,自己几乎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江南三部曲》的创作中去,除此之外,可以说“一无所成”。

  记者:你能否简要表述一下,三部曲中的每一部作品对社会关注的方面有哪些不同?

  格非:第一部《人面桃花》比较关注中国传统社会的演变。20世纪80年代初我离开老家的时候,所生活的乡村似乎还保持着那份最初的宁静。然而等到学成归来,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所以我很想去探究,一个小山村的寂静是如何渐渐被打破的。我选取了辛亥革命前后的小山村“花家舍”,通过它的演变来灌注自己对中国乡村近现代转变的思考。第二部《山河入梦》发生的年代是20世纪50年代大变革时期。新中国成立以后,整个中国发生了一种巨大的变化,“敢教日月换新天”——这是那个年代让我特别关注的东西。第三部《春尽江南》的背景是改革开放以后的“新时期”,激进的政治运动已经过去,市场经济的发展成为社会主流,我更关注大的时代浪潮下每一个具体个人所有的具体情感。

  记者:相对于前两部,第三部《春尽江南》更贴近当代人的生活,但也似乎变得更加“杂糅”。

  去年下半年,中国文化部启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培训计划”,并在全国范围确定了23所试点院校,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作为上海的培训试点院校。姚诞透露,培训之所以引入建模技术,是考虑到当代设计普遍以数字化形式展开,主流的建模架构都来自国外。非遗传承人必须学会这些技术,才能把更多的中国元素加入其中,以素材库的样式来推广传统文化元素。只有把“非遗”更多推广到社会让公众所享受,非遗才能真正超越“遗产”。

  不少上海中小学近年都开设非遗课程作为学生的课外兴趣班。国家级非遗项目印泥制作技艺(上海鲁庵印泥)传承人符海贤告诉记者,2013年开始,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开始进入中学开课,扩大了这门技艺的知晓度,他也由此招收到不少小徒弟。姚诞则透露,越来越多的“80、90后”们开始对非遗技艺感兴趣,这从去年传承人培训班报名超员就可见一斑。非遗传承需要更多有志者加入,是否对非遗感兴趣正是他们招生的最重要指标。短训班目前只有一个月,对于技术培训而言仅够入门。他们正在探索面向公众的长期培训班。

   格非:近代以来,中国被迫打开国门,失去了关起门来发展的可能性。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更加主动地融入世界主流秩序中,以开放的态度来对待自身面临的问题。中国当代社会的复杂和整个世界的日益复杂莫不相关,也只有放在全世界近现代化的背景下来考虑,这种“杂糅”才容易被理解。我在写作过程中也一直在探索一种新的叙事方式和历史观,使之可以涵盖当代社会的复杂性,但这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本报记者 鲁博林)

  此次非物质文化遗产全国精品邀请展展出了来自全国五十多个非遗保护单位以及传承人提供的工艺类精品共计两百多件,不仅涵盖了海派黄杨木雕、海派玉雕、老凤祥金银细工制作技艺、海派旗袍、顾绣等来自上海本土的非遗保护项目,还容纳了苏绣、龙泉青瓷、汝窑烧制技艺、歙砚制作技艺等一批来自全国的精品项目,堪称非遗传承人卓越艺术成就的一次盛况空前的集中展示。

  最近,上海刚刚出台非遗保护条例,提出“生产性保护”。此次邀请展带来不少衍生品,还现场进行制作技艺展示。此外还将对非遗精品进行拍卖,探索互联网时代线上线下联动的非遗生产性保护新模式。(完)

内容搜集整理于太阳城申博,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