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破译六朝“之”字姓名之谜 把侵略者枪炮踩脚下(图)

时间:17/09/12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最新备用网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此处展区地面悬空,透明的玻璃下摆满了抗日战争时期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枪支弹药、军需用品、“武运长久”日本军旗等物品。

  南京是六朝古都,六朝时期发生在南京的那些故事,总是能够吸引人们的注意。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六朝很多名人名字中都带一个“之”字,这是怎么回事呢?

  六朝人名字中“之”常见

  “之”字在六朝人名字中出现的概率很高。最著名的当数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王羲之七个儿子依次是:王玄之、王凝之、王焕之、王肃之、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每一个名字都有一个“之”字。

  王羲之所属琅琊王氏家族,名字中有一个“之”的,还大有人在,比如王羲之的胞兄王籍之,另外还有王颐之、王建之、王闽之、王胡之、王耆之、王彭之、王彪之、王兴之、王翘之、王宴之、王]之等人。其中,王建之、王兴之等人的墓已经在幕府山西南路的象山王室家族墓地被发现。

  “之”字并非王氏家族的辈分字,也就是说,这些名字带“之”的王氏家族成员并不是同一辈人,他们彼此之间可能是兄弟,也可能是父子、爷孙,甚至隔着好几代。

  在整个六朝或者说南北朝时期,名字最后一个字是“之”字的,其实大有人在,不仅仅局限于王氏家族。比如南朝名将陈庆之、著名天文学家祖冲之、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三国志》的注解者裴松之、东晋名将刘牢之等。梁武帝萧衍的父亲名叫萧顺之。萧衍建立梁朝后,尊自己的父亲萧顺之为梁文帝。

  按照中国古代“避讳”的传统。爷孙、父子名字中不能有相同的字,因此,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名字,看上去似乎“犯讳”了。

  “之”其实是身份标志

  六朝史爱好者张雯告诉记者,六朝人起名字喜欢用一个“之”字,史学家很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了。民国著名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在论文《崔浩与寇谦之》(《金明馆丛稿初编》三联书店2001年版)破译了这一文化之谜。

  陈寅恪指出,《魏书》中有“世祖时,道士寇谦之”的记载。而在《北史》中则将“寇谦之”称为“寇谦”,《北史》中是否少了一个“之”字呢?

  陈寅恪认为,《北史》的记载“实非脱漏”,六朝天师道(又称“五斗米道”,道教早期流派之一)信徒“之”字为名者很多,“之”在名中,是代表其宗教信仰,这与佛教徒以“释”、“法”、“昙”用在名字中相类似。

  也就是说,“之”用在名字中,只是代表宗教信仰,代表这个人是天师道信徒。王羲之家族那么多名字里带个“之”字的人,应该都是“天师道”教徒。

  在《伟大胜利 历史贡献》展览第七部分伟大胜利展区,地面忽然悬空起来,透明的玻璃下摆满了抗日战争时期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枪支弹药、军需用品、“武运长久”日本军旗。“将侵略者的枪炮踩在脚下”,抗战馆相关负责人表示,采取这种独特展陈方式,一方面是展示我们掌握的日军侵华的铁证,另一方面也想表达压碎日本人侵略战争机器的意味。另外,展览中还展示了大量记录抗战胜利的珍贵文物。

  “七大”投票箱再现延安氛围

  展览中展出的中共“七大”投票箱,是一件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珍贵文物,箱体至今仍保持鲜明艳丽,再现延安当年生机勃勃的氛围。

  1945年,中国军民已开始发起全线反击,日本帝国主义注定了失败的命运。中共中央为筹备“七大”,从驻延安的多个单位中抽调大量人员参与筹备工作。会场内大量木制器具均由张协和负责牵头设计制作。他为大会设计了3个投票箱方案,最终选定的方案是,整体采用吉庆大红底色配以黄色图案的设计,正面以具有陕北地域特色的谷穗为环状底,并饰以党徽、五角星及两面红旗,用文字注明“七大投票箱”。

  受降邀请函见证日本投降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受降典礼在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举行,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签署无条件投降书,日本中国派遣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向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呈递投降书。日本投降书中日文各一份,仪式历时约20分钟。

  苟吉堂在抗战期间历任第31集团军参谋处长、第29军副军长、第3方面军副参谋长等职。作为抗日有功人员,1945年9月9日,他以第3方面军副参谋长的身份,应邀参加了在南京举行的中国战区受降典礼。

  展览中展示了苟吉堂这份珍贵的邀请函为白色信封封装,内附邀请函、注意事项各一页,以及红色的入场证。

  这是抗战馆收藏的唯一“南京中国战区受降典礼的邀请函”,该函数量很少,弥足珍贵,是关于南京受降为数不多的重要物证,系国家一级文物。

  中国法官参与正义审判

  展览还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向观众介绍了对日本战犯进行的东京审判。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日本东京开始审判日本战犯,法庭由11个国家的11名法官组成,至1948年11月12日共进行了两年半的审判。

  在对战犯最后量刑问题上,法庭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中国法官梅汝t埦堇砹φ担骸叭绮荒芤婪ㄑ侠髦撇萌毡菊椒福扔秀S诒痉ㄍサ淖谥迹治ケ场恫ù奶构妗分瘛!彼拐业轿げコた犊ぐ旱厮担骸巴コは壬液臀业耐椋际芩耐蛲蛭迩蚬说奈校创顺头T谆鍪椎模缭抖示路ㄍゲ荒茏龀隽钊诵欧呐芯觯业榷嘉扪占咐希┯屑宓负R凰溃侥芤孕还恕!?/p>

  正是在中国代表的据理力争下,法庭以6票对5票的微弱优势,对7名主要战犯判以绞刑。中国法官还力主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书中设立南京大屠杀专章。周恩来总理曾对梅汝t埶担骸澳忝俏嗣褡隽艘患檬拢艺斯狻!?/p>

  英烈墙铭记为国捐躯将士

  为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数百万将士为国捐躯,为了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自由,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洒尽了最后一滴热血。

  在展厅中,抗战馆特别开辟了抗战英烈环廊,选取一部分他们中的代表镌刻在英烈墙与名录碑上,表达人们对英烈的敬仰与哀思之情。

  英烈环廊中共有14块抗战英烈名录碑,上面镌刻了293名抗战中牺牲的少将级或旅职以上将领。其中,赵一曼和谢晋元两位虽然是团级,由于是著名英烈,所以也镌刻在这里。

  环廊中还有四块抗战英烈名录墙,上面镌刻的是在抗战中为国捐躯的1228名团职将领的名字,他们代表着所有在抗战中牺牲的爱国将士。

  ■见证

  1

  胜利画上日寇降落伞

  国家博物馆昨日推出《抗战与文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馆藏文物系列展》。

  展览由“文艺与抗战展”、“延安电影团史料展”、“抗战木刻展”、“抗战摄影展”、“梁又铭抗战美术作品展”五部分组成。共展出历史文物、美术和摄影作品以及历史照片等1109件(套),其中有近700件(套)为首次展出。

  展览中,最独特的一件展品没在展厅里,而是被悬挂到了展厅外的天花板上。这是八路军129师为庆祝中共“七大”召开制作的彩绘降落伞。美术工作者将抗日的战绩以及庆祝七大召开的祝贺,画于1939年10月击落日军战机所缴获的降落伞上。这也成为抗战时期最特殊的一件一级文物。

  ■见证

  2

  重温“延安五老”精神

  昨天,抗战转折中的中共延安五老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与实践座谈会在京召开。延安五老家属代表一起回忆老一辈的抗战历程,呼吁重温“五老”精神,全民族团结推动社会各方面建设。

  据中共延安五老思想研究会秘书长吴润泽介绍,“延安五老”是指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五位老同志,他们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建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巩固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王歧丰

  陈寅恪指出,东汉及六朝人习惯用单名,“之”字并非“特专之真名”,可以不避讳,也可以省略。因此,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名字中都有“之”,并不犯讳。

  本版摄影 北京晨报记者 李木易

本新闻转载于阳光在线官网http://www.kmfcw.net/,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