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加拿大入境"黑名单"除名出新规 “凤凰男”不受海归女待见

时间:17/07/16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全讯网新2

  1月11日电 据加拿大《明报》报道,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对一些在入境时被查出未诚实申报物品的个人,会在他们的入境档案上加注“强制检查标签”(enforcement flag),这些“被标签者”未来入境时会被加强检查。以往CBSA允许个人透过电邮,向总部申请移除有关标签,但从今年开始,CBSA已改变申请程序,不再接受电邮申请,申请人只能在入境时向官员提出。有移民律师认为,新规定对英文欠佳的“航天员”,尤其不利。

  常有市民(移民或公民)抱怨,不知为何老是在入境时“中奖”,被抽查去小房间进行开箱检查,那怕已经诚实申报,或是只是携带手提行李,还是要接受开箱检查,除了严重拖慢过关时间,同时也令在机场等候接机的亲友陷入苦等。

  原来,这些市民的入境档案,有可能早已被加注“强制检查标签”(enforcement flag)而不自知。

  10月9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张姐,我又升值了,家族企业上市,我被富二代了。”接到小A的电话,中国一家知名婚恋网站的工作人员张女士心里一惊。小A是婚恋红娘张女士的VIP客户。出身名门的小A拥有海归学历,在职场上勇往直前,然而30多岁的她却一直单身。

  张女士有些头痛,但还是安慰称,“那咱不为钱愁了。”小A解嘲般答道,“是啊,对方是穷小子也没有关系,我来包养他,只要这个人能跟我结婚。”

  移民律师辛nI王(Steven Meurrens)说,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只要标签不被取消,他们抵达入境关口,即会启动检查系统,而被送去进行进一步检查(secondary examination),但原来,即使自己的档案已被加注“强制检查标签”,也并非表示无法改变。

  辛nI王过去曾帮助“航天员”或经常来往温哥华的外国人士,申请移除“强制检查标签”。不过,他在上个月底,接到CBSA的电邮,告知以后申请不能再以电邮方式进行,也不会像从前一样,在48小时内作出答复。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为351.84万,留学回国人数已达180.96万。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像小A一样,部分留学归国的他们也面临婚恋问题,以至于不得不寻求各种途径完成自己的“终身大事”。

(美国《侨报》)

(美国《侨报》)

  超百万海外用户注册中国婚恋网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海归通过网络途径寻找婚恋对象已经非常普遍。中国婚恋网站百合网已创办10年,据百合网CEO田范江透露,如今,活跃在百合网上的海外ID用户达到了几十万,并且,这种活跃是用户自发行为。

  中国最大婚恋网站世纪佳缘上,截至今年8月,数据显示在国外的线上注册总数近100万,其中美国女性线上注册数据1万8866人,男性线上注册数据是2万3900人。海归和海外群体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20~40岁,其中20~30岁是占比最大的群体,学历集中在本科和硕士之间,80%的是本科及以上学历人群。

  “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越多越多海归选择回国发展,由于受国外文化的影响,很多海归都觉得在身边找对象困难,于是互联网成了很好的选择,网上庞大的资料库为海归脱单提供了不错的渠道。”世纪佳缘媒体发言人杜薇称。

  面对庞大的适婚人群,中国婚恋网的线下服务费用也水涨船高,在中国的各大婚恋网站服务中,以珍爱网为例,普通的线下会员每年的服务费用都在2万元以上,并且按照求偶预期值确定服务金额高低,有的费用高达几十万,甚至没有上限。

  部分海归也是这些婚恋网站的线下VIP客户,他们付出不菲的佣金以节约时间和成本来找到自己理想的婚恋对象。

  在这样付费的婚恋机构中,多位红娘告诉记者,包括海归在内的男性群体首选女性的外貌与家庭背景,但是这些条件并不是绝对的,“适用性”依然是许多人考虑的首要因素。比较极端的案例是,在某婚恋网站的VIP服务里,一个想创业的海归男开出了自己的征婚条件,他希望找到一个家庭背景好的女性来弥补自己发展事业所需。

  归巢海归陷婚恋窘境

  小高一袭红色衣裙,坐在咖啡厅里,漂亮得像道风景,引得附近人一阵侧目,但对面喋喋不休的陌生男士却让她了无兴趣。工作、收入、家庭背景等在每次相亲都会问及的程序化问题,已经磨光了小高的耐心,她再次借口离开。

  28岁的小高去年留法归来,学习电影,喜欢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回国后,单身的她终究未能扛住父母的压力,选择了相亲。这已经是小高第6次相亲了,她的故事在朋友圈广为流传,被朋友戏称为“六进宫”。

  杜薇分析,由于中外文化的差异,在国外,大众对伴侣的外貌和年龄没有特别的要求,会更加注重彼此文化和思想上的沟通。国外催婚、逼婚的现象较少,婚姻更为自由,所以择偶时在职业等物质方面不会有太多的拘束。但海归一旦回到国内,自己所经历的海外文化和中国传统婚恋习俗便冲突起来,在婚恋问题上,部分海归有着很强不适感。

  “游回岸的海归,还是要面对现实。”百合网资深红娘张女士指出,海归顾客在婚恋这回事上,跟中国所有待婚的男女一样。几年的海外经历甚至让海归压力更大。潜意识里,海归或多或少的带有精英意识,单身的海归回到国内后,工作压力和婚恋压力便扑面而来,在周围亲友和家庭安排下,部分海归被迫走上了“不婚不归途”。

  留法海归小高的相亲窘事也不过是众多海归婚恋问题的缩影。不久前,小高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多次相亲放鸽子,已经得罪了许多亲戚朋友,搞得父母也灰头土脸。她自己也从家乡来到北京,目前正在寻找工作机会希望再次回到法国。“脱离这个让人窒息的环境。”小高称。

温柔可爱的女海归总会得到众人的青睐。图中这位女士在活动中身边总是坐着男士,赚足了人气。

温柔可爱的女海归总会得到众人的青睐。图中这位女士在活动中身边总是坐着男士,赚足了人气。

  海归的婚恋观逐渐接地气

  小B是哈佛法学院的博士生,在美国有段婚姻史,丈夫也是一名中国留学生。父母生病后,小B回国,丈夫去了澳洲的堪培拉,夫妻间感情转淡,这段婚姻也惨淡收场。回到国内的小B开始在婚恋网站征婚,她开出婚恋条件:海归背景,眼界见识好,喜欢旅行,做丁克。小B坚称,“我一定要找到这样的人。”

  “他们找的就是精英,他们是在找跟自己相匹配的人。”在张女士看来,大部分的海归都倾向于找到有相同的经历的人,海归们的共同心声是,“跟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起码有的聊。”

  张女士表示,她所服务的海归群体,大多是海外名校毕业,前来婚恋网站求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预期值,但这个预期值相对较高,在咨询红娘的帮助下,他们开始慢慢的调整自己的需求。

  来自不同婚恋网站的多位红娘几乎一致认为,在婚恋服务中,为了保证婚恋的成功率,这种预期值的调整尤为重要,尤其是海外呆的年限越久的海归,他们对国内认知的差距越大,他们显得比较单纯,婚恋过程也是他们融入社会的调整期。

  比较而言,海归男调整的速度较快。较于海归男士的理智,海归女对自己婚恋对象的执着程度较高。大部分海归女对配偶的经济能力要求很高,部分女海归会强调对外貌的要求。这时候,作为婚恋顾问的红娘就会适时劝阻,“婚姻不是韩剧,找老公可不能看颜值哦。”

  “包括小B,通过调整,最终找到了一位有过婚史并有孩子的男士,这个男士并没有留学经历。一年后,曾经信誓旦旦做丁克的她还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张女士如此表述,她把小B的经历作为调整了自己的求偶预期值后,获得成功的最佳案例。

 

 

  凤凰男可能不受海归女待见

  留学海外的经历让海归的眼界更加的开阔,在付费服务的婚恋网站里,有多年经验的张女士描述了海归征婚顾客的某些共性。比如,凤凰男可能不受部分海归女待见。

  凤凰男是一个褒贬不一的词,顾名思义,“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凤凰男指的是那些出身贫寒(特指出身农村),几经辛苦考上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工作生活的男人。

  对大部分女性海归来说,凤凰男成了不太受欢迎的群体,他们担心凤凰男来源于小地方,家庭传统思想较重,家庭负担可能过重。“不希望他们是农民,不希望他们是小城镇的人,家里不要有经济负担,南方家族中有几个孩子也是他们考验的点。”张女士称。

  相对于女性海归对凤凰男的挑剔,男性海归在婚恋网站上表现出的婚恋观相对单一,跟普通适婚青年一致,他们更多的要求自己另一半受过很好的教育,有一定的内涵,在精神上有自己的追求,但是家庭背景和“颜值”仍然是他们的首选。

  根据CBSA通知,改变后的申请程序包括:首先,申请人必须在边境向官员提出申请,如果官员认为有需要移除标签,则必须对其部门主管做出书面建议;而若部门主管也同意,才能转送申请至总部,由总部作最后决定。

  辛nI王批评这次改变申请程序,他解释,本来可能直接由总部专人处理的申请,现在却分为三个层级,经过三关才能获得决定,对CBSA来说,无法节省成本,反而是劳民伤财。

  “他们不太喜欢爱逛街的女孩子。事实上,这样的要求跟一般适婚男士对女性的要求一样,没有绝对的区别。” 张女士强调。(钟颖)

本文由赌博网站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