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马拉松赛冠军质疑成绩被取消 国际体育组织真正告别“大佬”时代

时间:17/10/08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五湖四海全讯网

  在近日举行的烟台国际马拉松赛上,公超第一个冲过终点,却被裁判以作弊为由取消成绩。此事件在网上引发热议,组委会13日表示,他们正在对此事进行核查。

  今年29岁的公超是山东临沂人。10月11日,他参加了烟台国际马拉松赛,并以2小时52分的个人最好成绩跑完全程。

年终盘点:国际体育组织真正告别“大佬”时代

资料图:普拉蒂尼

  “我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后,工作人员把第一名的牌子挂在我的脖子上,大家对我拍照采访。突然一个裁判跑过来说我不是第一名,并拿走了我脖子上的牌子。”公超回忆说,他一开始以为是他们在开玩笑,“没想到他们说我作弊,要取消成绩”。

  公超说,他去找裁判理论,裁判给出的理由却相当牵强:有个裁判查了,说半程的时候他落后第一名6分钟,不可能追上来;还有个说他冲刺太快,如果跑完全程,不可能冲这么快;还有个说录像车没有全程拍到他。公超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比赛全程42.195公里,在到达21公里折返点之前,他一直排在第八位,而录像车只对前三名全程录像,因此不可能拍到他。“但我鞋子上的芯片计时器和手机上的APP都可以证明我跑完了全程,而且我还有起跑时和到达终点的照片,路上的监控应该也能拍到我,很多跑友也能证明。”

  公超说,他参加马拉松运动一年半,已经参加了多次马拉松赛,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提供的证书照片显示,在去年举办的潍坊(峡山)国际乡野马拉松邀请赛上,他获得第四名,成绩为2小时55分53秒。今年的北京马拉松赛上,他的成绩是2小时58分13秒。“因此,我这次完全有能力跑出2小时52分的成绩,裁判没有理由说我作弊。”

  另一名参赛运动员王增祥说:“折返点有计时器,一路20多公里全是直线,不大可能抄近路。裁判就算认定他可能作弊,也应该先调查清楚,不应该直接取消比赛成绩。”

  新华网伦敦12月25日体育专电(记者王子江)布拉特和普拉蒂尼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禁足8年,前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也因涉嫌腐败被调查,发生在两大世界体育组织内部的反腐风暴,将三位强人拉下历史舞台,也标志着国际体育组织真正告别了“大佬”时代。

  谁是“大佬”?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和前国际田联主席内比奥罗。巴西人阿维兰热1974年开始担任国际足联主席,任职24年;西班牙人萨马兰奇1980年上台,2001年卸任,任职21年;意大利人内比奥罗1981年上任,1999年在任上去世,任职18年。

  三人的共同点是,都把各自的组织从最初的一穷二白带入了财大气粗、影响力日盛的巅峰,奥运会、足球世界杯和世界田径锦标赛得以成为世界三大体坛盛会。上世纪80和90年代,是“大佬”最为辉煌的时代。但与历史上很多具有开拓性的政治人物一样,三个人一直连选连任,没有受到任期的限制,在各自组织内部称得上是一手遮天,难免受到独断专行和腐败的指责。

  布拉特是阿维兰热钦定的接班人,1998年他在担任国际足联主席之前,已经在阿维兰热鞍前马后效力了20多年,因此上任后的布拉特几乎就是阿维兰热的影子。迪亚克登上国际田联权力巅峰的路子与布拉特大同小异,1999年内比奥罗突然病逝,担任副主席25年的迪亚克理所当然成为新的主席,此后不断连选连任,直到今年在83岁的高龄卸任。从他的个人经历来看,我们无法想象他的执政理念会脱离内比奥罗的窠臼。

  国际奥委会因为1998年的反腐风暴,提前结束了“大佬”时代。因为盐湖城冬奥会申办丑闻,多名国际奥委会委员被除名,萨马兰奇也受到美国国会的质询。幸运的是,国际奥委会因为这起丑闻锐意改革,1999年修改奥林匹克宪章,为国际奥委会主席设定了任期限制。2001年,比利时人罗格通过竞选担任新的主席,结束最多12年的任期后在2013年退休,与德国人巴赫以民主的方式实现了权力交接。

  赛后,公超拨打了组委会的电话。组委会告诉公超,他可以申诉,但是必须交一万元申诉费。如果申诉不成功,一万元就不给了。公超说:“不管多少钱,我一定要申诉,如果不申诉,相当于默认作弊,对我的名誉造成了影响。”

  记者也电话联系了赛事组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回应说,组委会并没有取消公超的比赛成绩,而是正在核查,这需要有一个过程。至于为什么申诉费用需要一万元,这名工作人员说,这是田协的规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年国际足联和国际田联的反腐,就涉及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以及2019年尤金田径世锦赛的申办,这无疑就是当年盐湖城丑闻的翻版。可以想象,如果国际足联和国际田联在阿维兰热和内比奥罗时代就对内部的腐败传闻进行调查,对本组织主席的选举、退休年龄以及任期规定进行改革,清理“大佬”时代留下的积弊,也不至于出现今年的危机。遗憾的是,布拉特在79岁的高龄仍然第五次参加国际足联主席竞选,并且仍然希望将普拉蒂尼指定为未来的接班人,如此开历史倒车的做法,即使排除腐败的因素,也必然失去人心。

  “大佬”时代一去不可复返了。国际足联和国际田联到了重塑形象的时候,这就必须实行民主化和法制化的改革,做到决策的公开、公正、透明,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只有这样,才能使足球和田径两项影响力巨大的运动,在稳定中得到更加繁荣的发展。其实,只要制度上得以完善,谁来担任这个组织的主席,也就不再那么重要。

本文由澳门网上百家乐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