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1分钟内互中立柱 金花黄金一代或彻底谢幕

时间:17/05/22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皇冠网

  6月25日电 今晚,2015赛季中超联赛第15轮迎来关键的榜首大战,广州恒大坐镇主场迎战北京国安,最终,双方以0-0战平,两队同积30分,恒大凭借预备队战绩优势,夺得中超半程冠军。

  第27分钟,国安形成攻势,周挺传中,于大宝禁区中路推射遗憾击中球门立柱。1分钟后恒大回敬“中柱”,于汉超右路强突3人后传中,前点接应的郜林故意将球漏过,中路高拉特迎球推射被杨智扑挡,皮球也击中立柱。上半场双方战为0-0。  

  北京时间7月2日,温布利网球大师赛女双赛场上,郑洁和詹咏然的海峡组合没能复制年初澳网的辉煌,而是被澳洲组合加多索娃/汤姆贾诺维奇1比2逆转,和其他两对中国女双一样温网一轮出局。在赛后郑洁对媒体也坦言,这将是她最后一届温网。至此,郑洁退役正式进入倒计时,中国金花黄金一代全体谢幕的那一天也终将到来。

  郑洁最后一次打温网

   第61分钟,宋博轩右路快速前冲时被冯潇霆放倒,冯潇霆领到黄牌。随后国安用张呈栋换下宋博轩。恒大也做出调整,用王军辉换下郑龙。第74分钟,高拉特中路强突造成雷腾龙犯规,郜林快发任意球攻门被杨智挡出。第77分钟,国安换上邵佳一,恒大也对攻击线进行调整,董学升换下于汉超。  

   第81分钟,周挺突入禁区被冯潇霆倒地拦截,德扬禁区右侧攻门被梅方挡出。第90分钟,张呈栋横向带球后分球至禁区左侧,替补出场的费祖拉乌小角度低射偏出远门柱。最终双方战为0-0。  

   首发阵容及换人  

  澳网女双亚军在温网首轮即遭淘汰,这对于郑洁来说是失败也是一种释然,站在32周岁的关口,郑洁也坦言自己身体跟不上。“明年来温网的可能性不大了,从红土打到现在很辛苦,一直在外面漂。之前3个比赛2个打到半决赛1个决赛,每个星期都打到最后,然后赶火车去下一站,其实还是蛮辛苦的,我现在想好好的休息啦!”郑洁表示,她将不会参加北美的两站超五赛,至于美网要看身体的恢复情况。这句话也意味着,郑洁退役进入了倒计时。

  事实上个子小小的郑洁非常心软,每每提到退役话题都会掉眼泪。去年仁川亚运会时期,李娜宣布退役,郑洁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这件事就泪洒当场,彼时她表示这将是她最后一届亚运会。而郑洁的老公张宇私下里告诉记者,郑洁最迟会在2016年上半年退役,采取逐渐淡出的方式,这也和郑洁的说法不谋而合。亚运会之后郑洁接受了腹部手术,仅仅休息两个月后她就站上了澳网舞台,并和詹咏然拿到了澳网女双亚军。从今年法网开始,她淡出了女单项目,报名混双和女双两个项目,本届温网她也没有报名女单,这也说明32岁的郑洁经受不起一个人在场上单打独斗的高强度对战了。在这个年龄,腰伤困扰着她,手指淤血挥拍很痛缠绕着她,年龄带来的无力感伴随着她,或许对于郑洁来说,是时候离开赛场,去安心当四川省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了。

  金花黄金一代集体告别

  郑洁退役进入倒计时,这也意味着中国金花黄金十一年的结束,2004年雅典奥运会,李婷和孙甜甜夺得女双冠军,第一次让中国女网走进全世界人民的视线。2006年郑洁和晏紫连拿澳网和温网两个女双冠军,在大满贯历史上第一次刻上中国金花的名字。随后李娜法网和澳网封后,成绩已经不用赘述,包括彭帅和谢淑薇的海峡组合屡次在网球最高荣誉大满贯殿堂写下印记,这十一年来中国女网带来了太多的惊喜和感动。

   广州恒大:19-曾诚;28-金英权、3-梅方、6-冯潇霆、17-刘健;12-王上源、16-黄博文(50分钟,21-赵旭日);27-郑龙(70分钟,34-王军辉)、11-高拉特、20-于汉超(78分钟,18-董学升);29-郜林  

   北京国安:22-杨智;31-赵和靖、13-徐云龙、30-雷腾龙、4-周挺;5-马季奇、16-河大成;11-宋博轩(63分钟,28-张呈栋)、17-巴塔拉(86分钟,21-费祖拉乌)、19-于大宝(77分钟,29-邵佳一);10-德扬

  而如今,李婷早在2007年就退役了,她先是去北京大学读书,随后留在北京体育大学网球教研室任教,她的搭档孙甜甜在2009年之后也不再打球,去年亚运会之前孙甜甜被正式任命为河南省体育局中原网球中心副主任,属于副处级干部。郑洁的搭档晏紫在功成名就之后,选择在2009年嫁给祖籍福建的“超级富二代”李圣根,远离网球在家相夫教子。李娜一路坚持到32岁,在去年9月因为怀孕,在家庭和事业之间选择了家庭。尽管她还会为青少年网球做培训,做榜样,做贡献,但是她本人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再复出了。

  至此,黄金一代金花只有郑洁和彭帅还在坚持着,可是彭帅在今年5月因伤告别了整个赛季,至于还会不会回到赛场,她自己也是哭着说没把握。再加上郑洁的离去,那个黄金的时代将正式告别。昔日在网坛叱咤风云为中国网球捧回无数荣誉的女将如今嫁人的嫁人,当官的当官,各自散落在天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