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秀"禁药事件"引以为戒 引一众女网友“母爱”爆棚

时间:17/08/22 来源:http://www.kencamp.net 作者:足球网址

  该是你的还是你的。亚奥理事会昨天宣布,中国女子链球运动员张文秀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期间兴奋剂阳性违规不成立,将归还张文秀在该届亚运会上获得的金牌。

  事件缘起

  正在澳洲进行训练的孙杨昨天病了,在澳洲医院看病的他还不忘发微博“撒娇”:“在澳洲看个病太狠了,化验个血常规就578澳元,不过小熊很可爱吧!是我抽血没哭医生奖励我的,哈哈哈!”同时他还晒出了四张自己抽血化验时的照片,没想到可爱的卡通创可贴还有医生奖励的小熊公仔激发了很多女网友的“母爱”:“大白在毛绒玩具中间萌萌哒~”“大白你还能再招人喜欢一点儿吗?”等微博占据了热门评论前几位,更有网友怜惜道:“看到你生病有种说不出的心疼,不过,看你那么喜欢毛绒玩具,有时候真觉得你应该生活在童话世界里,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重庆晚报记者 胡丹宜 见习记者 高木

  2014年9月28日,张文秀在仁川亚运会女子链球比赛中以77.33米的成绩获得金牌,并打破亚运会纪录。然而5天之后,亚奥理事会宣布,基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证的韩国实验室的检测,张文秀在赛前两天所采集的尿样呈阳性,其中含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药名单上的泽仑诺成分。根据反兴奋剂规则,亚奥理事会取消了张文秀的亚运参赛资格,并收回其所获金牌。

  对于这个处罚决定,张文秀和中国体育代表团当时都感到非常委屈,因为张文秀在女子链球这个项目上,在亚洲处于统治地位,完全没有必要靠服用禁药来提升成绩。稍后,有媒体报道称,张文秀很有可能是误服,并与她在首都机场吃了一碗牛肉面有很大关系。

  张文秀本人在事件发生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一名老运动员,我接受反兴奋剂教育多年,始终严格遵守反兴奋剂的有关规定。从事运动训练15年来,经历无数次大赛,也接受了上百次兴奋剂检查,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我从未服用任何违禁物品,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尿样中会出现这种物质。”

  提出上诉

  张文秀1986年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2000年入选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田径队,2001年入选国家队,曾在2007、2011、2013年三次获得田径世锦赛女子链球铜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张文秀以74.32米的成绩夺得铜牌,改写了中国女子链球在奥运会上无奖牌的历史。

  张文秀的实力在亚洲选手中首屈一指,基本没有对手可以抗衡。2014年仁川亚运会女子链球比赛中,张文秀投出77.33米,不仅夺取金牌,还打破自己保持的亚运会纪录,这也是张文秀个人职业生涯的最好成绩。至此,张文秀实现多哈、广州、仁川的亚运会三连冠。但亚奥理事会随后宣布她的尿检不合格,张文秀的成绩被取消并被剥夺金牌,并处以禁赛处罚。

  这次“禁药事件”引发的反响非常强烈,对中国体育代表团来说,20年来国际综合性赛事兴奋剂零违规的纪录戛然而止,而对张文秀来说,十多年来作为国际顶尖田径运动员的英名,也就此被毁。

  2014年10月3日,在亚奥理事会对张文秀做出处罚的当天,中国亚运体育代表团发言人表示,将尊重亚奥理事会的决定,并责成中国田径协会尽快展开调查,做出处理。张文秀则表示,自己将在尊重国际反兴奋剂规则的前提下,积极维护个人权利,配合有关机构展开调查,找出问题。2014年10月6日,张文秀正式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

  沉冤昭雪

  张文秀在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上诉中称,尿检阳性源于食用了被污染的食物。亚奥理事会兴奋剂中心为此特别成立了一个独立小组对她的尿样进行检测和剖析。

  经过漫长的检测,亚奥理事会在昨天发表的公告中表示,根据上月进行的独立检测结果,“显示泽仑诺是由被污染的食物所致,基于这一新的信息,并且在得到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支持后,亚奥理事会认定张文秀并未违反兴奋剂规定,将归还其亚运金牌。”

  泽仑诺是一种霉菌,通常存在于谷物中,甚至可以通过简单的皮肤接触进入人体。从亚奥理事会的公告中看,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和亚奥理事会之所以认可张文秀尿检呈阳性是被污染的食物所致,很大一个原因是基于张文秀的上诉理由:“自己实力远远高于对手,没有使用兴奋剂的动机。”显然,这是张文秀胜诉的关键。

  事实上,这也不是中国体育第一次上诉成功,此前,佟文和廖辉两位奥运冠军就通过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争取了正当权益。佟文不仅解除了国际柔道协会的禁赛处罚,还恢复了2009年世锦赛金牌。随后,廖辉也同样申诉成功,得到了解禁的结果。

  引以为戒

  重获金牌、收获清白的张文秀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说:“我非常高兴,现在心里那块巨大的石头终于可以抛开了。从那天被宣布这个事情起,到现在一共219天,每天我都是数着日子煎熬地过来的。”

  显然,这次的“禁药事件”对于张文秀的打击很大。由于在上诉结果出来之前仍要遵守禁赛规定,张文秀虽然一直坚持训练,但并不是很系统。“今后我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里约奥运会的备战中了。”张文秀说,“但是今后我会在饮食等方面更加注意。”显然,无论仁川当时的尿检和机场那碗牛肉面有没有联系,作为运动员,都要学会保护自己,认真谨慎备战。这也是此次张文秀“禁药事件”给中国体育带来的经验和教训。

  亚奥理事会虽然撤销了对张文秀的处罚,但国际田联还尚未发布对张文秀的解禁信息。不过,相信国际田联的解禁消息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距离北京田径世锦赛开赛还有3个月的时间,一旦国际田联对张文秀解禁后,只要她的成绩达标,就有机会参加北京田径世锦赛。

  本报记者 陈嘉X J189